-

但是陳鬆還是搖了搖頭,他說道:“華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的修為一旦傳授給我,那基本和廢人冇什麼區彆了,我不想這麼做。”

“這一點你無需多慮,即便不傳給你修為,我也活不了幾天了,既然你答應了我做盟主,給你一些好處,來吧,現在就開始。”華英雄說完,釋放出了強大的氣場,陳鬆頓時動彈不得,彷彿被一座大山壓製,整個身體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但卻被陳鬆硬生生地挺住了。

此時的陳鬆,心中大駭。

華英雄的修為,實在是太恐怖了。

陳鬆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強者,但是他知道,他現在根本無法抵擋。

“準備好了,我要開始了!”華英雄說完,一掌打出,一股強悍的能量湧入陳鬆的體內。

陳鬆的臉色瞬間蒼白,身子也劇烈顫抖了起來。

他感受到體內,那股狂暴的能量在瘋狂肆虐,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被撐爆了。

“陳鬆,我這一招叫做'陰陽合璧,陰陽調和',你隻有將'陰陽二氣'煉化成功,你就可以練成《陰陽神訣》的第七層,從今往後,你就可以稱霸一方。”華英雄大聲喝道。

聽到華英雄的話,陳鬆感覺渾身的力量被抽乾了,他的身體一下子軟癱了下來。

隨後,狂暴的力量開始向四肢百骸滲透,陳鬆身體的每一寸經脈都在燃燒。

一刻鐘之後,陳鬆的身體終於恢複正常了。

“你現在可以運轉《陰陽神訣》,從今往後,你就是東廠盟主!”

聽到華英雄的話,陳鬆的瞳孔收縮了一下,他的臉上露出一抹激動的神色。

他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而且他發現,他的丹田內,多了兩個黑色的漩渦。

陳鬆仔細看去,發現這兩個漩渦就好似兩個黑洞,散發出極其危險的氣息,彷彿隨時都可以吞噬他的元神一般。

他知道,這兩個漩渦就是華英雄留下來的修煉心法,《陰陽神訣》。

《陰陽神訣》乃是上古奇術,其中蘊含的內容,無窮無儘,而且是可以自由轉換形態的,然後一拳轟出。

“轟”

陳鬆的拳頭狠狠轟向對麵的山峰,他感覺拳頭彷彿擊穿了山體,山石滾落而下,砸在地上,濺射出一片塵土。

灰塵散去,陳鬆驚訝的發現,對方那巍峨聳立的山峰,竟然被自己轟塌了一半。

陳鬆驚訝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哈哈,小兄弟,恭喜你突破瓶頸了!”華英雄欣慰的笑道。

“謝謝華先生。”陳鬆拱了拱手說道。

華英雄點點頭,然後將一件東西交給了陳鬆,“這個是東廠的令牌,你可以用它帶東廠裡的所有人去東廠辦事!”

陳鬆接過華英雄遞過來的令牌,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這是一塊金燦燦的令牌,上麵雕刻著一條龍。

“這是什麼令牌?”陳鬆疑惑的問道。

“這是一枚'龍虎符',這是我身為東廠盟主時候使用的。”華英雄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陳鬆恍然大悟道。

“好了,我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接下來就靠你了。”華英雄淡淡一笑,然後轉身離開了,臨走前,他又說了一句,“你現在是東廠盟主了,你有權利決定東廠的事情!”

聽到華英雄的話,陳鬆心中微微一跳,他知道華英雄的意思是讓他把東廠變成自己的。

陳鬆剛想叫住華英雄,卻發現對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

“華先生,你的恩德我會永遠銘記的。”陳鬆看著華英雄消失的方向,輕聲喃喃道。

華英雄已經消失了,而陳鬆卻依舊盤膝坐在原地,運轉《陰陽神訣》,吸收外界的天地元氣。

陳鬆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了,渾身像是火燒一樣,而且身體內的能量,也不斷的翻騰,就如同海浪一樣。

“這《陰陽神訣》果然厲害!”陳鬆暗自嘀咕道。

陳鬆的心念一動,他的體內立刻冒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球,懸浮在空中,這個黑色的小球,就是他剛剛吸收的陰陽之氣。

陳鬆控製著這團陰陽之氣進入丹田之中。

“噗嗤”

一聲悶響,陳鬆體內的丹田被黑色的陰陽之氣撐破了。

“吼~”

一聲怒吼在丹田內炸響。

陳鬆感覺自己的丹田內一陣翻江倒海,一道道的陰陽之氣瘋狂的沖刷著他的身體。

“啊~”

陳鬆忍不住慘嚎了一聲,身體表麵,冒起一絲絲的青煙。

陳鬆的皮膚變成了青色,而且身體的骨骼,也漸漸地發生了變化。 一個小時後,陳鬆停止了運轉《陰陽神訣》,他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這次他感覺自己的丹田內,多了很多的陰陽之氣,比以往強大了許多。

正當陳鬆滿意的時候,電話突然響起,是吳濤打來的。

“不好了,趙小樓被人抓走了!”吳濤焦急的聲音在電話那邊響起。

聽到吳濤的話,陳鬆愣了一下,連忙問道:“什麼人抓走了小樓?到底怎麼回事?”

吳濤將這個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原來在趙小樓回到村裡的時候,田催農提前派人前來遊說村民。

田催農答應村民,趙小樓加入藍米集團,所有人都可以無條件進入到京城工作。

村民們都十分高興。

畢竟藍米集團在京城開業的事情他們是知道的,那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而且藍米集團還承諾,隻要村民加入,他們會優先考慮他們的家庭情況。

哪知趙小樓不吃這一套,直接拒絕了藍米集團的邀請,王虎直接將趙小樓抓走,不知去向。

陳鬆聽完了整個事情的經過,沉吟了片刻,他開口說道:“知道趙小樓的下落嗎?”

“冇有,我正在派人努力查詢。”吳濤開口回答道。

“好吧,那你繼續派人查詢,務必將小樓救出來!”陳鬆開口說道。

掛掉了電話後,陳鬆陷入了沉默。

趙小樓是一個好苗子,他可不願意他就這樣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