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官環顧四周,湊到絕美女皇的身前,壓低了聲音,小聲的道,“鐘統領她憂慮戰況,來看望陛下一眼後,便灑脫離去,此時怕是還在兵部研究對戰叛王的策略。

太傅大人他的確是先給鐘統領服用了聖藥的花瓣,不過以奴婢的看法,怕是太傅大人也不知道這株聖藥是否有問題,便拿著鐘統領做了一次實驗。

當然,太傅大人也並非故意將鐘統領生死至於不顧,而是鐘統領那等近況,若是冇有聖藥,必死無疑,更不要說恢複修為了。

太傅大人想要做的,隻不過是增加幾分陛下您甦醒過來的機率。

隻不過是心裡清楚,在您心中對鐘統領的看重,不希望您甦醒過來後,即將麵對哀傷。”

話說的很直白,絕美女皇若是甦醒,那鐘勝男活過來最好。

女皇若是出了什麼差池,鐘勝男什麼的,死不死的太傅大人也不在意了。

“太傅大人費心了……”

絕美女皇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眸子裡惆悵愈發的濃鬱了。

在那樣的境況下,太傅大人還能夠做到為她考慮,渾然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

而她呢?

卻因為一個畫中女子,憑空吃起了飛醋,與太傅大人之間橫生了間隙。

若不是此番太傅出手,彆說是鐘勝男,便是連她,都將魂歸天外。

與性命相比,這些瑣事,又算得上什麼?

她顧慮那麼多,可曾有考慮過太傅大人的感受啊。

“陛下,聽聞您甦醒,屬下特意趕來探望!”

就在此時,養心殿入口處,一身緊身製服的鐘勝男抱拳跪地,朗聲的開口。

“免禮,速速上前,愛卿身體可還有不適?若是有何異常,速速讓禦醫診治。”

絕美女皇收斂心神,有些迫不及待的朝著鐘勝男招手。

鐘勝男起身上前,聳動了一下健碩的肌肉,將緊身製服都給撐得鼓脹,“陛下放心,屬下如今的身體已然痊癒,便是連得修為都是重歸巔峰。

太傅大人給予的聖藥,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屬下深信陛下會甦醒,便先行去瞭解戰局,還請陛下恕罪。”

“愛卿何罪之有?隻要愛卿康複如初,朕心中便寬慰了。”

絕美女皇安撫的同時,有些緊張的道,“朕昏睡的這三日,戰況如何?

三日的時間,武王可曾攻城,還是說武王在皇城外圍安營紮寨,已然展開了圍城之舉?”

三日的時間,按照武王的行軍路線,怕是早已經抵達了皇城外圍。

隻是看目前這情況,似乎還未開戰?

如若不然,大楚皇城不可能這般的平靜。

她心中有著猜測,莫非是武王在皇城外圍準備展開圍城之舉?

鐘勝男搖頭,朗聲的道,“叛王大軍還未抵達皇城。”

“未抵達?”

絕美女皇神色之中滿是困惑。

北山城是大楚皇城的最後一道屏障,已然被攻下,叛王大軍距離皇城不過一天的腳程,哪怕是行軍速度減緩,最多一日半也該抵達。

怎會三日都還未見到叛王大軍的蹤跡?

鐘統領耐心的解釋了起來,“兵部的大人們也極其的不解,按說叛王大軍早該攻來,隻是截至方纔為止,外出探查的斥候,並未在十裡地內見到叛王大軍的蹤跡。

根據內探的密報,似乎是叛王大軍觸犯‘天譴’,在叛王大軍的行軍途中,遭遇了天雷地火,死傷極其的慘重。

每一次叛王大軍開拔,都會遭遇天雷地火的打擊,數次開拔後,叛王大軍中出現了上萬人的死傷,情況極其的嚴重,便是武王,也是心中惶恐,此時正在北山城中祭祀鬼神,欲要安撫軍心後,再次開拔而來。”

“天雷地火?”看書喇

女皇何等眼界,這等事情,若是一兩次,可以用‘天譴’來敷衍他人,若是次數多起來,說是‘天譴’,她怎麼可能會相信?

她可不覺得大楚得上天庇佑,若是真天恩浩蕩如此,當初先皇就不會慘死沙場,連帶著大楚的精銳全部葬身古國手中了!

“真相如何,可有調查出來?”絕美女皇心裡有些許的猜測,卻不敢去相信。

鐘統領沉吟半晌,緩緩地道,“有皇家護衛當中的高手,曾動身調查過,未發現叛軍蹤跡,便持續前進,循著車轍痕跡,見到了那天雷地火的毀滅痕跡。

方圓數千丈內,地麵一片焦黑,成片的大洞,使得那一處大地千瘡百孔,有無數的殘肢斷臂散落當場。

據皇家護衛稟告,那天雷地火併非從天降下,而是自大地深處爆發。

現場極其的淒慘,如同地麵躥升烈焰岩漿一般,將那一處的叛王大軍吞噬。

皇家護衛並非調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宛如‘天譴’一般。

隻是,據禦膳房稟告,似乎近幾日太傅大人的酒樓並未再對外開放,諸多想要前去鑽研美食一道的禦廚,都是無功而返。

屬下懷疑,極有可能是太傅大人的那群部下在得到太傅大人的吩咐後,秘密去執行的此番任務。

當然,屬下並非在替太傅大人攬功,而是據皇家護衛稟告,在那天雷地火爆發處,他們嗅到一股特殊的氣息,十分的刺鼻。

而他們在返回皇城後,也曾嗅到同樣的氣味,傳出那氣味的,便是太傅大人的酒樓!看書溂

若不是那酒樓是太傅大人的產業,皇家護衛早已經派人前去查封了!”

鐘勝男眼裡滿是驚詫之色的解釋著。

便是她也難以相信,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居然能夠引動天雷地火?

是神人不成!?

可一想到太傅大人曾做出的那些事蹟,心裡的懷疑,逐漸地被震驚所取代。

“定是太傅大人所為!

偌大的大楚,根本就不會有人能夠引動如此神蹟!

也唯有太傅大人,纔會造就這等盛況!

怕是為此,太傅大人深受反噬,如若不然,也不會剛一治癒陛下您的身體,便直接返回春坊。

定然是太傅大人不想讓外人見到他的狼狽之狀,生怕傳達到陛下您的耳中!”

女官一口篤定,彷彿當時天雷地火爆發時,她就站在不遠處親眼目睹一般,言之鑿鑿,擲地有聲。

大神嶄新的小鍵盤的秦朗沐語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