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簪若淩這個名字很特彆,姓簪的人更少。

所以當我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我看見簪若淩和鳳祁的神色都變了。

“姑娘,你認識我?”簪若淩率先問道。

見此,鳳祁的神色一變,他的長袖一拂,簪若淩就暈倒在了他的懷裡,他似乎並不想讓我和她多說什麼。

在簪若靈暈倒過去之後,鳳祁的神色頓時就變了,那雙看我的眼神真是恨不得把我給殺了。

“小姑娘,你調查過我?”鳳祁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明明是褚今許的容貌,可是為什麼現在看起來就是那麼的麵目可憎呢。

我冇有回答鳳祁的話,想必就算是我不回答,他應該也知道了。

隻聽見鳳祁一聲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進來,小姑娘我可不是褚今許,更不會對你有任何的心軟。”

“那你想怎麼樣?”我皺眉問道。

眼前突然一黑,是鳳祁的衣袖在我麵前拂過,然後我就暈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回到了庭院,被關在了庭院的廚房裡。

雖然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但是隻要一想到這裡已經是物是人非我就感到非常的難受。

我冇有去拍門,我知道既然鳳祁把我關在這裡,那麼我就不能輕易的跑出去,去拍門的時候也隻會消耗自己的體力而已。

廚房裡還是保持著之前的模樣,食材什麼的都很新鮮,到現在還有人給褚今許上貢,倒是也新鮮。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裡被關了多久之後,廚房的門被打開了,一抹紅色的身影站在門後。

是簪若淩。

簪若淩看著我,輕聲的說道,“他出去了,你趕緊走吧。”

我冇有想到簪若淩會來放了我,但我站在原地冇有動,此時此刻我的心裡有些糾結,就憑著簪若淩打開門放我走這一點,我就覺得她也許是個好人。

我之前想著用簪若淩來威脅鳳祁,可是現在看著要放我走的簪若靈,我陷入了糾結。

鳳祁不在,現在挾持簪若淩是最好的機會。

“我暫時不想走。”我對簪若淩說道。

她那蒼白的臉上露出了疑惑和擔心,細長的眉微微皺起,“你如果現在不走的話,就走不了。”

“我知道。”我點了點頭。

我在猶豫著,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我到底要不要挾持簪若淩。

“那你為什麼不走?”簪若淩問我。

我當然冇有說出我不走的真正的原因,但我也說了另外一個原因,“你是知道的,鳳祁現在所占據的軀體是我愛人的,我一直在想辦法讓他離開我愛人的身體。可現在看來怕是有些癡人說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