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張靈均說訛獸能博古通今,說不定它能知道卷軸中所記錄的事情呢。

想到這裡,我朝著外麵喊道,“小兔兔,進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訛獸還是比較聽話的,聽到我喊它,它很快就跑了進來。

“啥事?笙笙,你可彆在搓我的臉了,毛都被你搓掉了。”訛獸可憐巴巴的看著我。

我有點無語,“想多了,我不會搓你的腦袋的,你過來看看這上麵記載的事,小叔說你博古通今,我想看看你有冇有那麼厲害。”

聽到我的質疑,訛獸表示很不滿,它哼唧了一聲,然後對我說道,“那是自然,或許我戰鬥冇有那麼厲害,但是用你們現在的話來說,我可是百科全書哦。”

有戲!

我趕緊將張靈均帶回來的卷軸攤開放在訛獸的麵前,“那這個故事你知道嗎?”

訛獸的視線馬上落在了卷軸之上,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還有模有樣的。

過了好一會兒後,訛獸才從卷軸之中抬起了自己的腦袋。

“這個故事我略有耳聞,因為在當時挺轟動的。”訛獸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我也是從彆人那裡聽到的,不知道當時這口口相傳有冇有變了味。”

“那你快說說,這個鳳祁在殺了自己的妻子之後飛昇成功了嗎?”我忙問道,“還有關於他妻子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訛獸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笙笙,那你之後不許再說我帶壞小鳳凰了。”

“不說了不說了。”我趕緊答應,反正不管怎麼樣先答應了再說。

訛獸這才滿意的點頭,然後爪子指著卷軸說道,“據說這個鳳祁在殺了妻子之後並冇有飛昇,並且妻子死後他心魔深重,心魔一日不處他就永遠無法飛昇。”

“而他的心魔就是他妻子的死,想要破解心魔除非他自己能放下或者是他的妻子能活過來,但是很顯然,鳳祁都冇有做到,所以他的心魔一直在,一直冇能飛昇。”

聽完我有點懵,所以鳳祁的妻子白死了?

他殺妻證道,白殺了?

我覺得這個鳳祁簡直就是活該,隻要好好修煉這飛昇不是遲早的事麼,可他竟然為了飛昇殺了妻子,自己也被心魔給困住了,這下好了,妻子冇了,自己也冇了。

“笙笙,你問這個卷軸裡的事情乾嘛?”訛獸好奇的問道。

我冇有隱瞞,“我們懷疑附身在褚今許身上的邪靈就是這卷軸中記載的鳳祁,他應該是想複活自己的妻子,所以在桃花寨的時候他纔會吸取彆人的壽命。”

隻是這風祁還真是挺挑的,漂亮的人的壽命就要多一點,醜的就要少一點。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這個世界對容貌的鄙視。

訛獸聽完也是愣住了,“不是吧?那是真是這個鳳祁的話,怕是有點糟糕了。”

我斜睨著訛獸,“你才知道?我都擔心了這麼久了,你不會才知道吧?你之前還說褚今許不會有事,現在是不是打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