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複生的話讓我不禁瞪了他一眼,“我不喝你的血,你省省吧!”

我的話讓柳複生露出了失望又悲傷的神色,他看著我眼神裡露出委屈巴巴的神色。

我,“......”

一個大男人這麼委屈,真是出息!

我懶得理會他,我現在隻想知道張靈均有冇有帶什麼訊息回來。

“小叔,有什麼訊息嗎?”我眼巴巴的看著他。

張靈均冷冷的看了一眼柳複生,眼神之中帶著一絲警告。

柳複生在接收到張靈均眼神後,即便他的心裡有很多話想要對我說,但他還是忍住了。

張靈均這纔對我說道,“我從超管部門帶回了一些資料,我想應該有用。”

說著張靈均從他的須彌空間裡拿出了幾個卷軸給我,這個卷軸看起來已經有一些年頭了,有的地方都已經磨損嚴重了。

我忙道了一聲謝謝後從張靈均手中接過卷軸,這卷軸放在手中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用什麼做的。

“小說,你看過了嗎?”我問道。

張靈均,“我大致掃過一眼。”

我馬上說道,“那我們一起看,也好一起解惑。”

說著我跑到張靈均的身邊坐下,順便扯了扯他的衣角,“小叔,坐啊,我們一起看。”

張靈均的神色微微一愣,然後任由我拉著他在我的旁邊坐下。

“笙笙我也想看,我可以坐你旁邊嗎?”一旁的柳複生雙眼充滿祈求的看著我。

我冷笑了一聲,我現在已經對這種眼神免疫了。

“這件事情跟你冇有關係,你不必看。”我說道。

同時張靈均緩緩抬頭看向他,似笑非笑可眼神中卻充滿了危險,“你想一起看?”

柳複生,“......”

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有些怵張靈均,“其實也不是那麼想看......”

“既然如此,那就請你先迴避一下,好嗎?”我笑眯眯的對柳複生說道。

柳複生見我對他笑了,他頓時就跟打了雞血似的,連連答應然後去了外麵的草坪和訛獸它們待在了一起,並且還被訛獸和小鳳凰嫌棄。

我這纔打開了卷軸攤開在我和張靈均的麵前。

“小叔,我們一起看。”我對張靈均說道。

“好。”張靈均輕聲回道。

這卷軸當中記錄的是在八百年前發生的一件事。

八百年前,那個時候不像現在是末法時代,那時修煉的人有很多,飛昇的人自然也有。

而這卷軸中記錄的是一名男人飛昇失敗之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