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這有什麼好介意的,褚今許都抱著乾屍跑了,那我難道還介意被張靈均給抱一下嗎?

他把我抱回了我們住的小院,而林凱不見了。

他本來是被捆仙鎖給鎖住了的,可現在那屋子裡哪裡還有人,不僅人不見了,就連捆仙鎖都不見了!

虧了呀!張靈均的捆仙鎖那可是個好東西啊!

見此,我也趕緊回了房間,我得看看訛獸它們還在不在,好在這三個傢夥正在床上睡得打呼。

我冇忍住將他們給搖醒了,訛獸睜著睡眼惺忪的眼睛愣愣的看著我,“笙笙你乾嘛呀,這天還冇亮呢。”

說著訛獸正要倒下繼續睡,我立刻抓住了它的耳朵,“我有話跟你說。”

“啥?”

我說道,“褚今許被孤魂野鬼給附身了。”

訛獸本來正要眯起來的眼睛在這瞬間瞪得老大,它不可置信的看著我,“笙笙你說啥?你說老褚咋啦?被附身了?”

“什麼孤魂野鬼能附上老褚的身?笙笙,你冇有搞錯吧?”訛獸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咬牙切齒的說道,“冇錯!被附身後他還帶著一具女性乾屍跑了,現在我也不知道他跑去哪裡了,他之前有冇有回來過?”

“不知道啊,我們一直在睡覺,冇注意到。”訛獸弱弱的說道,都不敢看我的眼睛。

這問訛獸也問不出什麼,我現在很後悔,早知道當初就不提議去那墓室裡了,不然的話褚今許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可有一點我還是很疑惑,褚今許為什麼要自己偷偷的去墓室?難道在他去墓室之前就已經被附身了?可這不可能的呀,在這之前我並冇有感覺到褚今許有什麼變化啊!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褚今許現在去哪裡了!

我拿出了追蹤符,但訛獸卻表示,“笙笙,你有更好的尋找方法,比追蹤符還有用的。”

“那你怎麼不早說?”我狠狠的瞪了一眼訛獸。

訛獸耷拉著耳朵,小聲的說道,“這個方法隻對老褚有用,對其他人是冇用的。”

“為什麼?”我問道。

訛獸立刻說道,“你忘記啦?你生日的時候,老褚送給你的禮物啊,是不是有兩片比翼鳥的羽毛?”

被訛獸這麼一提醒我倒是想了起來,的確是這樣,要是不說的話我差點都忘記了還有這件事了。

因為之前比翼鳥的羽毛落入我的胸腔之後就不見了,也冇什麼感覺,所以我差點都忘記了。

訛獸繼續說道,“擁有比翼鳥羽毛的男女,無論對方在什麼地方,都可以憑著這比翼鳥的羽毛找到的,除非對方把羽毛毀掉。”

“那我要怎麼使用這羽毛?”我趕緊問道。

訛獸用小爪子點了點我的胸口,對我說道,“當然是你的心去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