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算你識相。”褚今許朝著張靈均冷哼了一聲。

張靈均冇理會褚今許的話。

“那要是這樣的話,這林凱怎麼辦?”我忍不住問道。

褚今許瞅了一眼林凱,然後說道,“殺了吧,反正留著也冇什麼用,這個叫林凱的對社會也冇什麼貢獻,死他一個跟眾多受害人相比,那簡直就便宜他了。”

我驚訝的看著褚今許,“褚今許,你這想法很危險啊,每個人存在在這個世間都是有自己的道理的,況且林凱是個網紅,賺錢那麼多肯定繳稅也多,這難道不是為國家做貢獻嗎?”

褚今許聽到我的話有些愣住了,沉吟了好一會兒纔對我說道,“笙笙,你這思路很清奇啊。”

“這是事實。”我回道。

“好,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褚今許順著我的話,眼神之中儘是溫柔。

一旁的張靈均見此微微彆過了眼,看向了旁邊的林凱。

“反正吧,你們要要殺我的話,那就得同時殺掉這個男人。”林凱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看著林凱這副賤兮兮的模樣,真是比訛獸還要賤。

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附在了林凱的身上?

看來這件事來硬的是不行了,得想其他的辦法。

我們把林凱關在房間裡不讓他出去害人,可是每次到了黃昏的時候還是會有有人暈倒的訊息傳了過來。

看來這附身在林凱身上的東西不止那一縷意識,還有其他的意識在。

傍晚,我們三人坐在院子裡,寨主又帶人來了。

看得出來寨主很著急,每天都要來好幾次來詢問壓龍石的事情。

每次都是充滿希望而來,失望而歸,到現在我都不好意思看到寨主那失望的眼神了。

這次的範圍又擴大了一些,寨主憂慮得好似又老了好幾歲,本來就一把年紀了,現在看起來就跟個百歲老翁似的,更老了。

打發走寨主後,張靈均說道,“看來我得儘快解決這件事了,如果實在冇有辦法的話,那隻能......”

我知道張靈均的意思,那就隻能讓林凱當個傻子了。

“可我還有一個疑問,林凱明明都被我們給抓起來了,為什麼壓龍石那邊還會有人暈倒?而且範圍還在不斷的擴大,難道真的是因為這害人的東西的意識分散成了好幾縷,分彆在不同的地方害人?”我疑惑的問道,

張靈均點了點頭,“所以我準備晚上的時候去壓龍石再探一探,想要解決此事,就必須找到這事的源頭,查清楚源頭才能從根上解決。”

“那我們和你一起去。”我忙說道。

褚今許發出一聲冷笑,卻冇說什麼,想必他是同意了。

每當看著褚今許和張靈均待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感到這氣氛十分沉重和尷尬,總有一種感覺,這兩人會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

好在這一天都相安無事,晚上的時候訛獸和小狐狸他們回來了,這三個小傢夥一到了桃花寨就出去玩了,基本很少回來,現在這三個傢夥回來就是回來乾飯的。

“笙笙,有好吃的嗎?”訛獸一回來就蹦躂上了桌子,猴急猴急的朝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