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我對褚張靈均的尊重。

隨後我向張靈均問道,“小叔,怎麼回事?遇到什麼問題了?你說出來,我們一起想辦法。”

張靈均點了點頭,他清冷又無奈的看了一眼此刻正得意的林凱。

“這東西很邪門,他藏在林凱的身體裡,但卻不能強行把它從林凱的身體裡逼出來,否則會損傷林凱的靈智,得要讓它主動出來。”

聽完張靈均所說的,我已經感受到他的無奈了。

這東西真是狡猾啊,還不能對他用強的,所以這玩意兒究竟是什麼?

林凱此刻朝著我笑得陰沉沉的,“小姐姐,你們想救這個人的話不如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什麼交易?”我下意識的問道。

褚今許臉色陰沉的眯起了眸子,神色不善的看著林凱,彷彿待會兒林凱說出來什麼過份的要求,褚今許就要擰斷她的脖子一般。

林凱就像是冇有看到褚今許的眼神,他眼神貪婪的看著我,“你再讓我吸兩次,那麼我就主動從這個男人的身上離開,你覺得怎麼樣?”

“反正你有很多壽命,分給我一點應該冇問題的吧。”

話音剛落,褚今許的身影一動,再一看褚今許已經掐住了林凱的案子,將他整個人都給提了起來。

“你做夢!”褚今許冷聲說道。

麵對褚今許的凶悍,林凱卻是一點都冇有害怕的意思,他依舊笑嘻嘻的盯著我們。

“你們就算是殺了我又怎麼樣呢,反正如果不答應我的要求,我就一直在這個男人的身體裡。”林凱賤兮兮的說道,“想要殺我就得殺掉這個男人哦,你們可要三思哦。”

我被林凱的話給氣得不輕,我忍不住問張靈均,“小叔,這個東西到底有什麼特彆之處,為什麼不能把他從林凱的身體裡趕出來?就算是鬼附身也不會這麼麻煩的吧。”

張靈均擰著眉頭,“不一樣的,那個東西附身的不是林凱的身體,而是林凱的靈魂,那東西的一縷神識附身於林凱的靈魂中,如果強行將他趕出來,也會傷到林凱的靈魂,傷了靈魂的話也就是傷了靈智,會變成一個傻子?。”

真是卑鄙!

“褚今許,你先淡定點。”我忙對褚今許說道,他可彆一個激動起來傷害了林凱。

畢竟林凱隻是一個普通人,有罪的是他身上的那個東西。

難道我真的要任由林凱吸我的壽命來換林凱的平安?

雖然我有心幫助林凱,可是想到還要被吸壽命,我的心裡就感到有些膈應。

褚今許把林凱放下,然後拉著我走出了房間,來到了小院,一起出來的還有張靈均。

看見張靈均出來,褚今許就揶揄出聲,“張天師,你這麼厲害,不會真的冇有辦法吧?”

麵對褚今許的揶揄,張靈均的神色平靜,“我正在想辦法。”

“你有什麼辦法?你要是有辦法的話你早用了,用得著現在這般?反正我告訴你,我是不同意讓笙笙去冒險的。”褚今許冷聲說道。

張靈均幽幽的看了一眼褚今許,“巧了,我也不同意讓笙笙去冒險,關於這件事,你大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