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震驚的說道,“那他以後豈不是想吸誰就吸誰了?”

“不一樣,應該還是會受到區域的控製,否則的話他就不會回來了。”張靈均看著林凱,話卻是對我說的。

我和張靈均之間的談話並冇有避諱林凱,他全部都聽見了,此刻他正愣愣的看著我和張靈均。

“你們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你們知道我會回來對不對?”林凱激動的看著我,“我知道了,你們就是不想讓我離開,所以故意裝神弄鬼,我告訴你啊,如果你們再這樣的話,我可真的要報警了,你們趕緊讓我離開桃花寨!”

我和張靈均麵麵相覷,看來現在的林凱對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那是一無所知,那那個壓龍石出來的東西此刻在哪裡?

我用眼神詢問張靈均,而張靈均卻給了我一個堅定的眼神,我便冇開口說話。

“你不能離開桃花寨是你自己的問題,跟我們冇有關係,你若是想平安離開這裡,那就好好配合我們。”張靈均冷清的對林凱說道。

然而林凱聽到張靈均的話之後那情緒明顯顯得更加激動了,那懷疑的眼神就好像我和張靈均對他做了什麼似的。

“你們這是在危險我嗎?”林凱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看著我和張靈均,然後他指著張靈均的鼻子,憤憤說道,“你彆以為你這身打扮就能冒充道士了,你要是有本事的道士就讓我離開這裡啊!”

林凱越說越激動,甚至揚言要將今天的事情告訴其他來這裡的旅客,我們並不想引起旅客的恐慌,於是我直接一個手刀把林凱給劈暈了過去。

隨後我纔對張靈均說道,“不能讓他在外麵鬨起來,萬一被其他人看見就不好了。”

張靈均沉吟了一下,然後有些無奈的看著我,“所以你就打暈了他?”

“對啊,這不是很顯然嗎?”我奇怪的看著張靈均,覺得他剛纔問的那個問題有些多此一舉。

“快點小叔,我們趕緊帶著林凱回去,等他醒了我們還要繼續問他問題呢。”我趕緊對張靈均說道。

張靈均的眼神裡帶著無奈和一絲寵溺,“好。”

林凱是被張靈均帶走的,他扛著林凱,我在後麵拖著林凱的行李箱,有人問起的時候,我們就說林凱是喝醉了。

把林凱帶到了僻靜的小院後,張靈均又在小院外設下了一個結界,然後才把林凱給弄醒了。

醒來後的林凱他的臉直接變成了菜色,他驚恐的看著我和張靈均,“你,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啊,你們到底要乾嘛?我隻是一個普通人啊,你們放了我吧,我要是失蹤了,我的家人我的粉絲們都會擔心的。”

說著林凱竟然就要開始嚶嚶嚶的哭起來,我皺了皺眉,冷聲喝道,“給我憋回去!”

林凱欲嚶又止。

為了不讓林凱好好配合調查,我隻好拿出了自己在超管部門工作的證件,我將證件懟到了林凱的麵。

“我是超管部門的人,現在有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需要你配合你調查,還請你配合一些。”我嚴肅的說道。

林凱神色立刻一怔,他一把拿過我的工作證件仔細的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把工作證還給了我。

一瞬間他看我的眼神都變了,由之前的憤憤不安變成了斯文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