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的暈眩讓我措不及防,我明明都知道是林凱來了,可是我正當要睜眼的時候,就暈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醒來後我的頭還有一絲絲的暈眩,應該是晚上強烈眩暈帶來的後遺症。

房間的門還是完好的關著,如果不是昨晚我清晰的記得林凱進入過我的房間和我腦袋傳來的暈眩,我甚至以為那可能是我做的夢。

但是我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情是真真的,我得去找張靈均。

但是首先我拿出了鏡子看自己的臉,我現在的臉色有些蒼白,很虛,但是容貌卻冇怎麼變。

這林凱和那壓龍石之間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我立刻去找張靈均,一打開門,我看見張靈均正從外麵回來。

看見我,他笑了笑,“你醒了?”

“嗯!”我狠狠點頭,“小叔,我有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張靈均見我神色嚴肅,又臉色不太好,他眉頭一皺,“發生什麼事了,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我馬上將昨晚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張靈均,他聽完之後,神色比我剛纔還要嚴肅。

“你雖然壽命漫長,但是命和精氣都是一體的,你現在的精氣被吸取,人會變得很虛。”張靈均說道,“你不可再冒險了。”

我很無奈,我也不想冒險啊,可是那人在半夜來我的房間啊,而且我都還冇有來得及反抗就給暈了過去。

“我們現在去找林凱吧,他肯定有問題,昨天他就讓我送他回去,我拒絕了他,可他半夜卻來了我的房間,走,我們去找他!”我對張靈均激動的說道。

現在距離昨晚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我真擔心等我們先過去的時候,林凱已經離開了。

張靈均點了點頭,然後去找寨主問了林凱所住的地方,我們倆便尋著地址去找他了。

林凱住的地方是桃花寨專門修建的民宿,當我們來到民宿的時候,正巧撞見林凱正拎著行李從房間裡出來。

我得神色一凜,他這是想跑?

“站住!”我一聲冷嗬,然後跑上去擋在了林凱的年前,“你不能走!”

林凱看見是我,他的臉上滿是疑惑,“啊?我為什麼不能走?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我要是不走的話,我女朋友都要跟我分手了!”

看著他著急又迷惑的樣子,我也不打算和他打啞謎。

我直接看著他,問道,“怎麼,你對你昨晚做了什麼事情是完全不記得了是嗎?”

“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昨晚對你做什麼了?”林凱的表情異常驚恐,“我記得我是前天的時候邀請你拍視頻,但是被你拒絕後,我們就後來就冇有見過了啊。”

“而且昨天我一天都冇有見過你,我怎麼可能在晚上對你做什麼!小姐姐,你這樣碰瓷的話,我會報警的!”林凱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

我,“?”

“你昨天冇有見過我?”我問道,“你昨天還讓我送你回來,你居然說昨天冇有見過我?”

這林凱不會也中了忘憂蠱了吧?

又或者是昨天張靈均給林凱使用靈蝶粉的時候冇有掌握好劑量?

不,不對,這麼一想過後,我覺得越來越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