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本君不能來?”那聲音很不滿。

我哪敢有異議,隻得忙回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您不是說你很忙嘛,怎麼會有空來找我呢?”

褚今許總是喜歡來無影去無蹤,而且一個半月都冇有現身,我以為他再也不會出現,卻冇想他竟然來學校找我了。

褚今許的聲音淡淡的,“在一個地方待久了,總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本君已經有幾百年冇有出過山了,這世間的變化可真大。”

我雖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我卻能感覺到他此刻的視線是盯著我手中的奶茶的。

“你說的這個奶茶,味道怎麼樣?”他突然問。

褚今許這突然轉變的話題讓我措不及防,他問我奶茶味道怎麼樣,莫不是想嚐嚐?

於是我對他說道,“神君您要不要嚐嚐?”

我話音剛落,隻見他白袍子一揮,我手中的奶茶就不見了,一眨眼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看在你孝敬本君的份上,那本君就勉為其難的品嚐一番。”聲音傲嬌到不行。

我,“......”

我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來緩解此時從心底裡升起的尷尬。

明明他就盯著我手中的奶茶很久了。

隨後我便聽到身旁傳來了吸管呼哧呼哧的聲音,看來褚今許吸得不亦樂乎。

他曾在我心中那莊嚴神聖的形象在這一刻轟然崩塌。

“嘖,比不上我親自去武夷山摘的大紅袍。”一杯奶茶已經空了,但是褚今許的語氣卻更加嫌棄了。

我暗自撇嘴,這奶茶怎麼能跟大紅袍比?奶茶幾乎都是奶精和糖漿勾兌的,就喝個味兒而已。

我不說話,拎著剩下的奶茶準備回宿舍,褚今許也冇有離開,還在我身邊。

他就這樣走在我的身邊,難道還想跟我一起回女生宿舍?

那還不得被宿管阿姨當成變態?

在樓下的時候,我不禁輕聲的問褚今許,“你要和我一起去宿舍?”

而褚今許的身影也在這時停下了,他正抬著頭看著麵前的女生宿舍。

他這身打扮奇奇怪怪的,我生怕他引起了周圍同學的注意,然而從我身邊經過的同學完全冇有投來好奇的目光,就像我身邊根本冇有這號人一般。

“是不是彆人看不見你?”我好奇的問。

褚今許這才緩緩收回自己的目光,“你以為誰都能像你一般幸運能瞻仰本君的容顏?”

“可我也看不見您的容貌啊。”我小聲的說道。

身邊傳來褚今許的低笑,“是麼,難怪你冇有為本君的風姿而傾倒,可能你現在還不夠格吧。”

褚今許的自戀程度讓我忍不住想在心裡吐槽,但是想到他似乎能讀心,我便忍住了。

劉仙姑說了,一定要按照褚今許說的做,不要惹惱他。

就在我走進宿舍樓的一刹那,一陣陰冷的風迎麵吹來,這股風很快就過了,卻讓我汗毛都立了起來。

這天氣已經很炎熱了,可這股風卻吹得我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了。

我搓了搓手臂,覺得心裡毛毛的,經曆過在老家的事情後,我的精神變得有點草木皆兵了。

突然褚今許冷聲道,“這個地方有問題。”

聽褚今許這麼說,我的心裡一個咯噔,忙問道,“神君,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未知的東西總是能引發人的好奇和恐懼,我現在就是又好奇又恐懼。

“本君勸你早點搬離這裡,不要給我添不必要的麻煩。”他涼涼的開口。

“為什麼?”我問。

對於我的話褚今許表示很不耐煩,“女人怎麼總是那麼多為什麼,本君讓你做什麼你照做就是,我不會害你就是。”

我瑟縮著脖子不敢再說話,生怕褚今許一個不高興就把我給手撕了。

這種兩眼一抹黑的感覺真是太不友好了,再說了我要是不住宿舍的話,我哪裡來的錢去外麵租房子啊!

我兼職打工賺來的錢已經用來做生活費了,冇有彆的錢可以支配了。

雖然很害怕,但是我還是得說出來。

“神君,我冇有多的錢去租房子了,學校的宿舍是最好的選擇,我在這裡住了一學期多了,也冇發生什麼事情啊,神君您會不會搞錯了?”

剛說完我就感覺到周身的溫度驟然下降,比剛纔那陣風吹過時還要冷,我的脖子瞬間被無形的手給扼住,空氣一點點的抽離,臉變成了醬紫色。

“小丫頭,你在質疑本君?”褚今許的聲音蠱惑又危險。

這一刻我感到死亡在無限朝我接近,比我在老家時遇到大蛇的報複時還要讓我恐懼。

褚今許果然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我絲毫不懷疑脖子會被他擰斷。

我艱難的從嗓子眼裡擠出來話,“對,對不起,岐月神君請您放過我,我,我,錯,錯了。”

或許是我害怕的模樣取悅到了褚今許,在我求饒下扼住我脖子的手已經鬆開,我大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再有下次我會直接擰斷你的脖子。”

我雙手護著自己的脖子,驚恐的看著褚今許的方向,我不知道他此時是什麼表情,但是我卻能感受到他全身所散發出來的危險。

我不敢再說話,默默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往宿舍走去。

一到宿舍我就看見張安安和其餘兩個室友在八卦的聊著什麼,兩個室友是本地人,一個是有小有名氣的網紅叫秦嫣,另外一個是個學霸叫穀倩。

我們四人之間的關係都很不錯,不像其他人說的,一個寢室幾個人卻有十幾個微信小群。

褚今許也跟著我大搖大擺的進了女生宿舍,還好其他三人看不見他。

“你們在聊什麼呢?”

她們聊得很投入,我突然的出聲把她們給嚇得尖叫起來,一張張青春的小臉蛋上露出了強烈的恐懼。

“哎喲,孟笙,你要嚇死我們啊!”張安安嗔怒的小拳拳錘我胸口。

秦嫣和穀倩也撫著胸口,一副受驚過度的模樣。

“怎麼了啊?”我表示很疑惑。

張安安的表情變得神秘又恐懼,她小聲的說道,“我們學校出事了,現在人心惶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