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石壁裡出現這種噁心玩意兒,那這裡麵......

想到這裡,我用手電光照著那些漿糊的痕跡,跟隨著漿糊痕跡朝著裡麵看去......

當我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時,我的心在此刻都彷彿停止了跳動,我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

這一幕我畢生難忘。

在漿糊的儘頭處,我看見一隻孩童一般大的蟲子,那條蟲子渾身是白色的,身上裹滿了那種白色的漿糊,而且整個身體都是那種肉唧唧的,並且長了很多的腳,正在石壁上緩緩的蠕動。

最驚悚的是,蟲子的前端卻長了一顆人的頭,隨著我手電的光照射過去,那顆頭朝著我扭了過來,那張臉也是沾著漿糊,但是我還是認出來了!

是郎寬!

那顆頭就是我和褚今許找了許久的郎寬!

可是為什麼他隻剩下一顆頭了?

一隻肥大的蟲子長著一顆人頭,怎麼看怎麼噁心,怎麼詭異!

這一瞬間我感到渾身冰涼,胃裡的酸水在不停的翻湧,彷彿下一秒就要嘔吐出來。

我轉身就往外跑,我不是恐懼,我是噁心,我從未見過這麼噁心的東西,讓我的生理性和心理性都非常噁心!

上次我在大缸裡看到腐爛的人頭時都冇有這麼噁心過,我一口氣直接衝出了石頭縫,褚今許正在外麵等著我。

見我出來,褚今許剛想開口問我,我就不受控製的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我連昨天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褚今許輕輕的拍著我的背給我順氣,然後又拿出水來給漱口,直到我的胃裡吐不出來任何東西了,我才停了下來。

我靠在褚今許的懷裡,感覺整個人都虛脫了,我對褚今許說道,“我打死也不進去了,褚今許,我不行。”

褚今許冇有責怪我,他聲音沉穩溫柔的問道,“嗯,發生什麼事了?”

我將之前所看到的一切一股腦的告訴了褚今許,隨後我又問道,“我很想不明白,是郎寬被那隻大蟲子給吃了嗎?為什麼蟲子身上會長郎寬的腦袋?真的太噁心了,這輩子我就冇見過這麼噁心的事情。”

腦子不忍再回想剛纔所見到的畫麵,可是那畫麵卻不受控製的在我腦海裡自動播放,我都快哭了,為什麼要讓年紀輕輕的我就經曆這些?剛纔那一幕會成為我這一生的心理陰影!

聽完我的話,褚今許沉默了,思考了一會兒後,他才說道,“郎寬應該不是被蟲子吃了,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他應該是想和自己的本命蠱融合,蠱師和蠱蟲合二為一,傳聞中天下披靡。”

“要是讓他們融合成功了,那還得了?”我頓時震驚,“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態算不算融合成功了,反正整個看起來,我從打心底裡感到噁心。”

“交給我吧,你在這裡等我。”褚今許對我說道。

我乖巧的點了點頭,我就在外麵的等褚今許回來,郎寬這事兒我是真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