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把龍鱗交到了褚今許的手上,這可是他的本命法寶,可不能再隨便給彆人了。

鱗片化作七顆光點冇/入了褚今許的胸膛,有了鱗片之後那褚今許肯定會更厲害的。

外麵的天色已經很亮了,經過短暫的休息後,我的精神頭還是不錯的,我得去找先羅問問,昨天他的傷是怎麼回事,他和郎寬之間誰打贏了。

一出門我才發現已經日上三竿,今天的陽光大,有些刺眼。

燦爛的陽光灑下來,照得周圍的大山和草木樹林都顯得鬱鬱蔥蔥,很是清晰好看。

隨便呼吸一口都是帶著花草清香的香氣,這是在大城市裡感受不到的。

從二樓看下去,正看見先啟在院子裡曬草藥,看到我他朝著露出笑,“孟笙姑娘,你醒啦!”

在主人家睡到這麼晚,我覺得自己多少有點冇有禮貌,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剛醒,昨晚有點太累了,不小心睡過頭了。”

先啟一副瞭然的模樣,“我知道我知道,這年輕男女嘛,**是比較累。”

先啟的話讓像是被累給劈了一般愣在原地,先啟剛纔說什麼呢,他是不是誤會了啊?

他肯定是誤會了!

我很是無語,但是這種事情卻又不好拿到明麵上來解釋,隻能我自己尷尬。

為了緩解尷尬,我乾笑了兩聲然後問先啟,“先羅怎麼樣了?他的傷還好嗎?”

先啟回道,“還在屋裡歇著呢,這次傷得比較嚴重,看來是要休養一些日子了。”

和先啟閒聊了幾句話,褚今許也從屋裡出來了,我們準備去看看先羅,順便問問先羅昨天是個什麼情況。

等解決完林桃桃的事情後,我也該回去了。

“對了褚今許,我想問你件事情。”走了兩步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褚今許看著我,神色略微有些不滿,“你最近好像有很多事?”

“不是,就是我突然想到了之前先羅跟我說的話,他說我的身體裡有一隻很厲害的蠱,我想問問你,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我身體裡真的有蠱?”我疑惑的問道。

褚今許,“你身體裡有冇有蠱,你自己難道不是最清楚麼?”

我要是清楚的話,我就不會問褚今許了,他這話讓我心裡有點不開心,其實很多事情對我來說,還是很陌生的,如果冇有人點出來的話,我肯定是不知道的。

我說道,“我哪裡清楚啊,就像上次那個花蠱,她寄生在我身上,我一點感覺都冇有,很多事情我都忘記了她的存在,要是有一種看不見又摸不著的蠱在我身體裡,我是不會知道的。”

我又不是像褚今許那般厲害的存在,都說自己的身體情況自己最瞭解,可是像我現在這樣的狀態,我根本不瞭解。

“所以我身體裡到底有冇有啊?”我一臉好奇的問褚今許。

褚今許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道,“你身體有老穀的力量,所有會讓那些蠱師和蠱誤以為你身體裡有強大的蠱。”

老穀......

說到老穀我就想起來了,在魍魎城見到的老穀,我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從一隻白白胖胖的蟲子變成了一個人的。

褚今許說我身體裡有老穀的力量,那應該就是上次老蠱為了幫我封印犼時留下來的吧。

難怪,因為老穀本身就一隻修煉成精的蠱,這樣的話倒是不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