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生花?”我驚訝。

我是第一次聽說浮生花,也是第一次見花的種子是發著光的。

褚今許把布袋子放到我的手上,“你來。”

這是讓我播種嗎?

我伸手去抓了一把種子,這種子在手中冰冰涼涼的,光芒也很是好看。

我將花種灑到下麵的山穀中,希望這些花能陪伴著底下被郎寬殘害的屍骨。

冇想到的是,在我灑完種子後,那些種子在滿是灰燼的土壤裡開始生根發芽,速度快到我根本無法想象。

“這......”我震驚得雙眼都瞪圓了,“為什麼浮生花的種子能這麼快的生根發芽?這不是人間的植物吧?”

“嗯。”褚今許點了點頭,“它們的生命週期很短,短到晚上開花結果,白天就枯萎凋謝,這就是它們短暫而又燦爛的一生。”

浮生花在肉眼可見速度生長著,它們不僅種子是發光的,就連長出來的枝葉也是發光的,十分漂亮。

整個山穀發出的光照亮了周圍,也照亮了我和褚今許,此刻我終於看見褚今許的神色了。

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眼神在看向我的時候很是溫柔,溫柔到我都想溺死在他的眼眸裡。

我害羞的低下頭,兩隻手無意識的繞著圈圈,“所以你帶我來這裡,是帶我看花的麼?”

“嗯。”褚今許應了一聲。

浮生花很快就長成了,清冷的山穀中突然就熱鬨了起來,散發淡淡藍色花朵盛開在這寂靜的夜裡。

我從未見過這麼漂亮的花,我驚喜的看著這一切,清涼的夜風吹過,浮生花隨著風在風中搖曳,散發出陣陣讓我無比熟悉的香氣。

聞到這股香氣,我頓時扭頭看向褚今許,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褚今許身上的香氣是什麼了。

那竟是浮生花的味道。

彷彿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褚今許對我說道,“我身上的味道正是浮生香,浮生花的一生雖然很短暫,但是它們的香氣卻能長久的留存在這個世間。”

難怪褚今許的身上總是有這樣的味道,當時我還疑惑過,說一個大男人怎麼還噴香水呢,冇想到竟然是浮生花的味道。

麵前的場景太過於美好了,我拿出手機一頓哢哢拍照,美好的東西就是拍下來留作紀念,而是這是褚今許送我的特彆禮物。

“手機給我。”褚今許對我說道。

我乖巧的把手機遞給褚今許,“你要手機乾嘛呀?”

褚今許擺弄著手機,“當然是拍照。”

我還冇見過褚今許拍照呢,看來他今天的興致很不錯,竟然要拍照。

我以為褚今許是要自拍,冇想到他是要給我拍,還能指揮我各種動作和姿勢,這一通操作下來可把我給驚呆了,這還是我以前認識的褚今許嗎?

拍到最後褚今許要求我們倆一起拍一張合照,這個要求我當然不會拒絕,我們倆靠在一起,他舉著手機,在我笑得最燦爛的那一刻他按下了快門。

合照我不是很滿意,因為照片裡我笑得很美很燦爛,但褚今許卻板著一張臉,一點笑容都冇有,這彷彿我在強迫似的,可明明就是他提出來的。

“褚今許,你為什麼不笑?”我問他。

褚今許卻冇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對我說道,“把你最喜歡的一張照片發到我的微信。”

“你乾嘛?”

“快發。”他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