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對方也是嘰裡呱啦一陣,我一個字都冇有聽懂。

最後還是先羅告訴我說,是寨裡有人中蠱了,讓他去看蠱。

先羅在走之前告訴我要照顧好林桃桃,因為在這寨子裡還有一個蠱師,那個蠱師和他一直不對付,可能會釋懷,讓我小心一點。

其實有的事情說開之後,情況也不會變得糟糕,至少我對先羅稍微有一點改觀了。

隻是林桃桃這失憶症怕是不好辦啊,可是失憶就失憶,她怎麼還能在記憶裡給我安上一個身份呢?

這讓我心裡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

我站在院子裡看著正在漸漸申請的太陽,在這樣寧靜的山裡,享受著片刻寧靜也是不錯的。

“孟笙姐,我們出去走走吧。”

林桃桃吃完早飯溜達到了我的身邊,她親昵的挽著我的胳膊,對我說道,“剛纔那個大哥跟我說了,說這個寨子裡有個山穀可美了,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看著林桃桃這副模樣,我實在冇忍住歎了口氣,見我歎氣,林桃桃不解的問道,“我們不是來旅遊的嗎,為啥你看起來不太開心的樣子啊?”

“冇有,那個山穀在哪裡?我們去看看。”我問道。

“就在不遠。”林桃桃說道,“先啟大哥給我指了路的。”

我現在也懶得跟林桃桃解釋了,等待會兒回到房間裡再讓她看一遍筆記吧。

既然她想去上穀看看,那就陪她去看看吧。

我們按照先啟指路的路線去了羅羅的山穀,據說這山穀裡有很多漂亮的花,現在是春天,花全部都開了特彆的漂亮。

一路上我們有遇到羅羅寨的人,他們見到我們時都會好奇的多看幾眼,有的人還熱情給我們打招呼。

但是我們聽不懂這裡的語言,但是微笑永不過時,他們對我打招呼那我就回以微笑。

走了大概二十分鐘的路,我們終於到了山穀。

山穀很大,而山穀下麵則開滿了各種野花姹紫嫣/紅,漂亮極了。

風一吹滿滿的都是花香的味道。

我拿出手機還拍了些照片。

可能是因為羅羅寨的人平時已經看習慣了,所以這裡除了我們外似乎並冇有什麼人。

“孟笙姐,我們下去吧,我想去下麵拍些照片發朋友圈。”林桃桃激動的拉著我。

你是來解情人蠱的,而不是來遊玩的啊喂。

看到林桃桃興致勃勃的樣子,我真的不忍心拒絕。

主要是,其實我也挺想下去的。

哪個女孩兒不喜歡花呢,哪個女孩兒又不喜歡在掛花叢裡拍照呢?

說下就下,我和林桃桃沿著小路走了下去,這裡簡直就是一片花海。

可讓我們冇有想到的是,在這山穀的花海裡竟然蹲著一個男人,之前在上麵的時候卻並未發現。

這人的年紀看起來在三十多歲左右,他就那麼蹲在花叢裡也不說話,一抬眼就陰沉沉的看著我們。

看得我心裡一驚,有這樣眼神的人,多半多少有點問題的。

“你們踩到我的東西了。”男人開口,說的是普通話,我們都能聽懂。

我們趕緊抬起自己的腳看看自己踩到了什麼,可腳底板乾乾淨淨的什麼都冇有。

我覺得這個男人可能在找茬,有這麼個奇怪的男人在這裡,再美麗的花兒,我也欣賞不下去了,我拉著林桃桃就要離開。

“桃桃,我們不看花了,走。”

林桃桃乖巧的任由我拉著。

可那人卻說,“你們踩壞了我的東西,就想這麼離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