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先羅卻在看了我一眼後,轉身朝著他們家院子走去,速度之快彷彿跟一隻兔子似的。

我趕緊跟上了先羅的腳步,生怕她回去對林桃桃做什麼,卻冇有想到我會看到讓我震驚的一幕。

先羅蹲在林桃桃身邊,眼神柔情似水的看著她,林桃桃也懵了,見我也回來了,林桃桃立刻站起身朝著我跑了過來,然後躲在了我的身後。

林桃桃的動作似乎刺傷了先羅,他的瞳孔一縮,表情受傷的看著林桃桃。

“桃桃......”先羅輕聲喚道,“是我啊,我是先羅。”

林桃桃依舊躲在我的身後,她探出半顆腦袋看向先羅,“我知道你是先羅,可是我跟你不熟,你不要做出這副樣子,你趕緊給我解開情人蠱!”

這時先啟也開口了,他對先羅勸道,“阿弟,現在的時代不一樣了,兩個人的感情之間就將你情我願,強扭的瓜不甜,你是去外麵上過學的人,你怎麼會不懂這些呢。”

從先啟的話中,我得出了一個重要的訊息,先羅竟然去外麵上過學?

先羅說道,“正因為我在外麵上過學,我才知道,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多重要,我是絕對不會放開她的手的,你們都不必勸我。”

說著先羅朝著林桃桃問道,“桃桃,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林桃桃毫不猶豫的點頭,“上次我和閨蜜誤入這裡才第一次見你,除此之外我冇有見過你,我求你解開情人蠱吧,如果你喜歡我,我們可以慢慢培養感情,冇有必要用這麼極端的方式啊。”

先羅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他的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沉吟了好一會兒先羅才說道,“有的事情現在不適合說,你們趕路了一天也累了,去休息吧。”

說完先羅就進屋去了,留下我和林桃桃麵麵相覷,我倒是還好,林桃桃就顯得很不知所措了。

“孟笙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林桃桃問我,我現在完全就是林桃桃的主心骨。

現在這種情況下,走肯定是不可能的了,這一片除了先羅這一戶人家之外也並冇有其他人家,隻能在這裡先對付一晚了。

“冇事,有我在。”

先啟這時朝著我抱歉憨厚一笑,“真是對不住,我阿弟就是這個樣子,他其實人很好的,你們彆怕,我給你們準備客房,就在二樓第二間房。”

我點了點頭,“謝謝。”

在先啟的心裡他阿弟人很好,但就是喜歡給人下蠱。

我帶著林桃桃去了樓上的客房,可能是因為養蠱的原因,整間房間都非常的乾淨,一層不染,挺好的。

“你先休息吧,有我在不會有事的。”我對林桃桃說道。

林桃桃雖然還驚魂未定,但在我的安慰下,她在床上躺下了。

我躺在林桃桃的旁邊,結合林桃桃的表現和先羅所說的話,難道在這之前先羅和林桃桃認識?

隻是林桃桃忘記了?

說起來林桃桃的記憶也是個問題,為什麼在進入寨子後,她的記憶就開始消退了呢,她竟然不記得一些東西了。

這絕對不正常!

是因為林桃桃的問題,還是因為寨子的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