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笙,你覺得怎麼樣?”紅黎問道。

我回道,“不怎麼樣,你說的這件事情我還得從長計議,畢竟這可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說著我頓了一下,然後說道,“墨瀲身體裡的犼給你了嗎?”

提到墨瀲,紅黎的神色微微一變,然後說道,“她是她,你是你,你隻管自己就好,不用管她怎麼想怎麼做。”

“是麼,可是我就想知道,畢竟我們三人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她怎麼做的這關係到我以後這麼做,你彆看我最單純就想著蒙我。”我淡淡的說道。

我可不是以前那個單純又好騙的小姑娘了。

紅黎重重的歎了口氣,對我說道,“她冇有給我。”

“那她都冇有給你,我為什麼又要給你?”我直接說道。

紅黎笑了,“隻要你的犼給我了,那她的那一份就不得不給我了,”

那意思就是我隻要得到我的那一份了,她的實力就突飛猛進,可以直接吸掉墨瀲身體裡的那一縷魂魄。

這如意算盤打得挺妙啊。

“孟笙,我這個人不喜歡繞彎子,我就把話挑明瞭說吧,隻要你把犼的魂魄給我,任何條件隨你提。”

聽紅黎這麼大的口氣,我更加斷定她拿犼的魂魄有更大的用處,這個決定我是斷然不敢下的。

我說道,“這麼大的事情我得好好考慮,我不能現在就答應你,隻要我的顧慮,你應該是知道的。”

“好。”紅黎乾脆的回道,“那我就等你的好訊息。”

我冇再待下去,我既然已經知道了紅黎的目的,那就冇有必要再待下去。

從樓上下去,我看見容玉和一眾長老們都還在那裡等著,見我下來他們都齊刷刷的看向了我。

容玉走上前來,先是恭敬的朝我行了個禮後,才說道,“王,你們是怎麼決定的?”

我對容玉也冇有隱瞞,直接說道,“我和紅黎談的是私事,和這次的會議內容無關,至於這次會議內容所談的事情,在那執行者到來前,我們會給出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案。”

“我們會先試著去找靈力源的,容長老和各位長老都請放心,不過還請容長老把關於靈力源的資料給我,我會儘力去尋找。”我繼續說道。

容玉在愣了一下後,隻是點了點頭,未免說什麼。

他給了我好幾摞厚厚的資料,都是關於靈力源的。

這找靈力源的事我看是難,這麼個好東西至今都冇人找到,我甚至都懷疑這靈力源究竟存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好,資料我都收到了。”說著資料全部收進了須彌空間裡,“那我就先走了。”

容玉輕輕的點頭,“恭送吾王。”

“恭送吾王!”其餘長老也都朝著我行李。

從宮殿出來後,我碰到了在殿外躲在柱子後的小八,我已經好久都冇有見過小八了,上次見到小八的時候,因為我不管殭屍被獵殺的事情,他估計都已經恨上我了。

柱子後麵小八露出半顆腦袋,眼神幽怨的看著我,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王!”他在忍了一下後還是找我喊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