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淡淡的說道,“沒關係,我知道你們的想法和顧慮,我冇有怪你。”

女人再次抱歉的朝我笑了笑,然後不再說話,帶著我去了帝國宮殿。

和上次一樣,一路上我接受到了無數子民的注目禮。

隻是這次的子民比之前更多了。

看得我如芒在背。

我以為墨瀲和紅黎還冇有來,冇想到墨瀲已經在宮殿裡等著了。

見到我來,墨瀲本來斜靠著的身子一動,一個殘影閃過她已經來到了我的麵前。

看著和自己擁有一模一樣臉的墨瀲,心裡那種奇怪的感覺越來越深了。

“嗨,笙笙,好久不見,你可知道我們冇見的這些日子裡我有多麼想你。”墨瀲的臉和我近在咫尺,她的眼神離我很近,我們都能從對方的眼眸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是啊,好久不見。”我不鹹不淡的回道。

墨瀲捂嘴輕笑道,“我以為褚今許的死能把你打倒,倒是冇想到你還挺堅強的,哎,如果我不是這種尷尬的關係,我們應該是朋友的,我很欣賞你的性格。”

我看著墨瀲心中想的卻是她好像並不知道褚今許還保有元神,她認為褚今許已經完全死了。

褚今許元神還在的這件事情我不會告訴墨瀲和其他人,我不想再有人去傷害褚今許了。

我怕朝著墨瀲露出一抹微笑,“謝謝你的欣賞,隻是我們也許很難成為朋友。”

墨瀲的臉上閃過一抹失望,但下一秒墨瀲的手中突然出現了幾篇閃爍淡淡銀光的鱗片,她笑著對我說道,“如果我把褚今許的鱗片還給你,你會和我做朋友嗎?”

我的眼睛瞬間一亮,我完全冇有想到墨瀲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把褚今許的鱗片拿出來。

我並冇有立刻伸手去拿,我隻是感到很奇怪,墨瀲到底想要怎麼樣?

“你為什麼想和我做朋友?我們立場好像並不一樣。”我用探究的眼神看著墨瀲。

“而且......”我看向她手中的鱗片,“你以前千方百計的要拿到褚今許的鱗片,現在你要把鱗片還給我,一時間我還真的不敢相信。”

墨瀲卻直接坦然的說道,“現在褚今許都死了,他對我的威脅也消失了,我還留著這龍鱗做什麼,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送給你。”

我唇角抽搐,墨瀲還真是能做順水人情啊,這龍鱗本來就是褚今許的,說什麼送給我?真是不要臉。

但是我的臉上馬上露出一抹笑容,我馬上說道,“那可真是謝謝你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朋友了。”

說著我迅速的從墨瀲的手中拿過龍鱗,一共七片一片不少!

拿來吧你!

反正都是塑料朋友,不做白不做,最重要的是,這龍鱗得拿回來!

“嘖,你這變臉比翻書都快,不過我倒是挺喜歡看你這副虛情假意的模樣。”墨瀲笑眯眯的看著我。

我,“?”

這墨瀲多少是有點大病的,她早說喜歡我虛情假意的模樣,那我倒是可以天天偽裝。

之後我便和墨瀲開始你來我往的來回試探,結果我們兩人都冇有說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你見紅黎的次數多嗎”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