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安撫著林桃桃的情緒,我說道,“彆害怕,你慢慢說,我在聽。”

“嗯。”林桃桃對我說道,“在這外麵不方便,孟笙姐你和我一起回家吧,在家裡我比較有安全感。”

看著林桃桃這緊張害怕而又缺乏安全感的樣子,我不由想到了曾經的自己,那個時候的我懵懂無知,心中除了害怕便是害怕。

不過聽林桃桃稱呼我為孟笙姐的時候,我還挺不好意思的,畢竟按照年紀來說,她似乎稍微要比我大上一點點。

不過大姐都是美少女,年齡什麼的就不用太過於在意了。

我跟著林桃桃去了她家,林桃桃是一個人住的小居室,整個房間打扮得都非常有少女氣息,全是粉紅色。

她有些不好意思,對我說道,“孟笙姐,你不會嘲笑我吧,我這房間都是粉紅的。”

我忙說道,“怎麼會?粉色是極具有少女心的顏色,我們還這麼年輕喜歡粉色是非常正常的,而且你的房間佈置得很溫馨,我很喜歡。”

“那就好。”林桃桃說著舒了一口氣。

林桃桃給我泡了一杯熱茶,她自己捧著茶杯神色逐漸變得驚恐。

我輕聲的說道,“開始吧,把你所遇到的事情都告訴我,一定要詳細,這樣我才能幫到你。”

林桃桃喝了口熱茶,臉上的驚恐之色才逐漸平靜下來。

她看著我,對我說道,“孟笙姐,你相信苗疆蠱毒嗎?”

她的話讓我微微一愣,結合靳香給的資料來看,林桃桃遇到的事情應該是關於苗疆蠱毒的。

這個世界上無奇不有,況且之前我身上也被寄生過花蠱,又怎麼會冇有蠱毒呢。

我點頭對林桃桃說道,“自然是相信的,你跟我詳細說說,我們部門一定會為你解決好這件事的。”

林桃桃來回深呼吸了好一陣子,才決定開口跟我說她所遇到的事情。

她首先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在她白/皙的手臂上竟然出現一條紅線,這條紅線從手腕直線上升,因為衣物的遮擋,我看不見紅線已經蔓延到哪裡。

“一個月前,我和朋友去了黔西南自駕遊,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導航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叫做羅羅寨的寨子裡,那寨子彷彿與世隔絕一樣,我們開車進去後竟然找不到回去的路。”

“但是寨子裡麵的人很好客,他們熱情的招待了我們,給我們地方住,給我們吃寨子裡的美食,那個時候我們並冇有意識不到,還想著在寨子裡待上幾天在走,畢竟這也算是一趟難忘的旅程。”

“在那羅羅寨裡我們認識了新朋友,是一個年輕又好看的男孩子,雖然我們才相處了幾天,但是我卻有一種認識了幾十年的感覺,羅羅寨的人是不能出寨的,我們的走的時候是他把我們送出去的。”

“可是......”

說到這裡林桃桃頓住了,之前她說起旅遊的時候神色還很平靜,可是此刻她的表情猛的一變。

“可是很奇怪,我回來後對那個在羅羅寨所認識的男孩子那叫一個日思夜想,快要思念成疾,可是我明明對他冇有那種感覺,我都不知道我的思念為何而來,同時我的手臂上也長出了那樣的紅線。”

“我上網查過了,網友們都說我可能是被下了蠱,蠱這個東西我也隻在小說裡電視裡見過,現實中我哪裡碰到過啊,而且我手臂上這紅線這麼詭異,我是真的很害怕。”

“我也不知道怎麼在兜兜轉轉下就被一個叫做超管部門的給聯絡上了,他們說會派人來幫我的,我就等到了你。”

“孟笙姐,我說完了,你覺得我會不會是真的被下蠱了啊?”林桃桃睜著一雙不安的眼睛看著我。

按照林桃桃所說的,她這是百分百中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