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我得好好睡一覺了,在這樣下去我覺得我要撐不住了。”說著我直接躺回了床上。

如果我太過疲憊,意識過於薄弱,那麼犼就會掌控我的身體。

現在怎麼再次封印犼是我最大的問題,想著這些我的腦子很亂,即便身體感到很疲憊,但還是睡不著。

褚今許躺在了我的身邊,撐著胳膊雙眼盯著我,盯得我簡直是渾身都不自在。

“你盯著我乾嘛?”我忍不住問道。

“我在想一個問題。”褚今許直接說道,“你身體裡的犼怎麼辦?”

我小聲的回道,“我想辦法再把它封印的。”

“辦法,什麼辦法?你能有什麼辦法?”

褚今許的話噎得我心裡一梗,他這話我就很不愛聽了,我說道,“褚今許,你少看不起人了,我一定會找到方法把犼封印的,你不用操心。”

“嗬。”褚今許一聲冷笑。

他的冷笑讓我感到心裡有些難過,但是這的確是我的責任,我冇有辦法反駁。

我如今能做的,就隻有趕緊找到封印犼的方法,以免夜長夢多。

“好了…”我輕聲的對褚今許說道,“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是我擅作主張,我錯了…”

“你就原諒我吧,下次我肯定不會了,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好不好?”

聽到我這麼說,褚今許的眉頭一顫,“你說真的?”

我的聲音變得更小更加柔和也更加乖巧,“當然是真的了,你可以懷疑任何事,但是不能懷疑我的真心。”

此時,我感到一陣冰冷的觸感在我的臉上撫過,一抬眼就看見了褚今許那雙深邃銳利此刻卻溫柔似水的眼眸。

“好,那你都要聽我的。”褚今許說道。

我乖巧的點頭,聽褚今許此刻的語氣,我想他應該冇有再生我的氣了。

我睡著了,這一覺睡得很香甜,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睡飽覺的我感覺整個人都充滿了精神。

起床後,我走到了陽台,吹著帶著鹹腥氣的海風,看著下麵水上樂園正在開心玩耍的人們,這看似平靜的表麵,其實暗地裡早已經暗潮洶湧。

執行者雖然針對都是殭屍這一族,但白惟卻不是。

白惟一直在拿普通人做實驗,不知道在憋什麼壞招,就連超管部門都拿他冇有辦法,並且完全找不到白惟的藏身之處。

思考著這些的時候,我手機的提示音響了下來,一看竟然是靳香發來的。

她說得知到這次我們到海島市的任務取消,讓我並不著急回去,而是讓海島市多玩幾天,這是難得的機會。

我想了想告訴靳香,我會在三天後回去,並且問了她關於劉奶奶的資料。

我在來海島市的時候拜托靳香幫我查劉奶奶的資料的,因為我懷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