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想到之前那條長長的舌頭,以及幾秒鐘就吃將人吃剩一堆白骨的怪物,我心下猛的一跳!

“愣著乾什麼?趕緊打開通道啊!”我使勁的掐著小人兒,這傢夥現在還沉浸在樹林中怪物的恐懼中。

被我這麼一掐,小人兒暫時回過神來,反正橫豎都是死,還不如先賭一把!

小人兒的身上猛的發出一道紅光,直射海麵,刹那間平靜的海麵突然掀起滔天巨浪,那一片巨浪至少有幾十米高,我們的大巴車在這巨浪中就如同一頁扁舟,隻要那巨浪拍下來,我們便會屍骨無存。

可那巨浪就隻懸在我們的上方,遮天蔽日。

突然,巨浪好像被一把刀劈成了兩半,隨後竟慢慢朝著兩邊分開,一條漆黑的通道出現在巨浪的中間。

我的眼睛瞬間一亮,這就是離開的通道!

葉陽根本不用我提醒,在通道出現的那一刻,她已經猛踩油門,大巴車嗖的一聲就衝了出去。

我以為我們能順利的衝進通道,可又是呯的一聲巨響,同時大巴車往左邊一傾,差點就要翻倒,我立刻眼疾手快的用力生生把大巴車穩住。

一條巨大鮮紅帶著透明粘液的舌頭貼在右邊的車身上,我心道不好,那條舌頭好像捲住了大巴車!

不等我所動作,捲住大巴車的舌頭猛的往後一卷,本已經要衝進通道的大巴車竟然又被長舌頭給捲回了海邊!

一隻宛如樓房一般高的大蛤蟆從樹林裡跳了出來,它每一跳一步,整個地麵都要抖上一抖。

不知道是是不會整輛大巴車太大,它竟然冇有把大巴車整個塞進嘴裡。

通道開啟的時間隻有五分鐘,但是我們必在三分鐘之類解決掉這大蛤蟆,剩下兩分鐘在通道中奔馳。

我對葉陽說道,“葉陽,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隻要有空隙你就直接開車衝進通道裡,我去對付這怪物!”

葉陽瞬間震驚,“那你怎麼辦?”

“放心,我會在最後一刻趕回來的,我必須殺了這怪物,不能讓它在殺人了!”

說完,我直接打開車上的天窗鑽了出去,站在車頂上我終於看清了這所謂金蟾大人的全貌。

一隻如同兩排小樓房般的金色大蛤蟆正蹲在沙灘上,我站在它的麵前,就如同站在大象麵前的螞蟻。

螻蟻怎可撼動大象?

但我偏偏不信這個邪!

我拔出髮簪迅速的往纏住大巴之上的舌頭狠狠刺了進去,這其中蘊含了我很多靈力,隻要這大蛤蟆吃痛,它就會收回舌頭,不會再纏著大巴車!

大蛤蟆發出一聲驚叫,這聲音更像是野獸,而不是蛤蟆。

它果然將舌頭從大巴車上收了回來,但是隨即它的舌頭一卷,將我牢牢的卷在了裡麵。

“啊啊啊啊,要被金蟾大人吃了!我不要我不要啊!”小人兒慘叫聲響起。

我一愣,低頭一看,這拴住小人的細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纏在了我的身上,它此刻也被卷在了舌頭中。

“孟笙,待會兒我用元神進入金蟾的腹中,你趁機逃跑。”褚今許此刻也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不行!”我想都冇想就拒絕了褚今許的提議。

我不要再讓褚今許孤軍奮鬥,那次的事情成為了我的心理陰影,我絕對不會再讓褚今許獨自冒險。

為了不讓褚今許冒險,我直接把他封進了靈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