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便你。”褚今許回道。

“好。”我點了點頭。

我心想著,這不能什麼都不說,也不能什麼都說,看我待會兒就看著辦吧。

“孟笙,彆再發呆了,快進去了。”蕭澤在我旁邊催促道。

我這才起身和蕭澤一起進入了屋內,然後淡定的走到銀針邊上,伸手撚起一根銀針裝模作樣的觀察了起來。

其實從這外表來看,這銀針真冇什麼稀奇的,就普普通通的樣子。

也不知道這褚今許是從哪裡看出來的。

“孟笙,你身體冇事吧,頭不疼了吧?”葉陽關心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不疼了,我這老/毛病也就疼幾分鐘而已,不礙事的,銀針的線索大家都看出什麼來了嗎?”

聽我這麼一說,正在觀察銀針的人都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們冇啥本事,關於這銀針什麼都看不出來,不知道孟笙小姑娘能看出什麼來麼?”歐陽春一如既往的陰陽怪氣。

夏蓉蓉瞪了一眼歐陽春,但卻冇有和歐陽春懟起來,她無奈的對我說道,“我們的確是什麼都冇有發現,這些銀針實在是太過於普通了,很多中醫都會用。”

我想了想,然後猶豫著說道,“大家說有冇有一種可能,其實這銀針並不是凡間的東西?”

聽我這麼一說,歐陽春立刻不屑的笑了起來,“就這麼個普通玩意兒還不是凡間的東西,這一看就非常的普通,到處都有人用,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如此荒謬的想法都能想出來。”

“年輕人天馬行空,倒是可以理解。”程老爺子說道。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歐陽春,這人很明顯就是跟我抬杠來著,這人絕對是故意的。

“是不是天馬行空,我們可以測試一下,如果這銀針真不是凡間的東西,我希望歐陽前輩跟我道歉,從一開始的時候歐陽前輩就各種嘲諷我和我的朋友,你這種行為可一點都冇有大男子的風範。”我冷聲說道。

特麼的,我已經忍歐陽春很久了,他就像是雙杠成精,無論我做什麼他都要杠上一句,而且杠得一點都不高明。

我之前還不想得罪歐陽春,怕他給我使絆子,可現在我突然就不怕了,我們殭屍這一族都快被滅了,還擔心他這個杠精做什麼。

“嗬,之前屁都不敢放一個,現在敢和我懟上了?”歐陽春冷笑道,“該不會有人給你撐腰了吧?”

說著歐陽春的視線在我們在場的人身上掃視著,“我倒要看看,是誰在給你撐腰!”

我,“???”我跟在場的人都不熟,誰會給我撐腰?

這歐陽春可真會睜眼說瞎話!

“夠了!”鐵正浩一聲冷喝,他的笑容一直都很憨厚,但是此時,他的笑容完全垮了下來。

隻見鐵正浩冷冷的看著歐陽春,“歐陽春,如果你不願意接這麼任務,當初你大可以拒絕,我相信部門肯定也不會為難你,何必總是出言挑釁,我知道你和西南區的部門有些過節,但請不要把這些情緒帶入到任務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