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說的?你怎麼說話的?”那個男人被蕭澤這麼一說,頓時來了脾氣。

那人不敢奈何我和葉陽,但是對蕭澤倒是硬氣得很,那高大的個子往蕭澤的麵前一站,整個人居高臨下的看著蕭澤。

“我說她們跟你有什麼關係?怎麼?想要英雄救美啊?”那人粗嘎著嗓子,看蕭澤的眼神十分不屑。

蕭澤被這人的話給氣得不輕,“你汙衊我的朋友,就是不行!”

我問旁邊的葉陽,“這個男的叫什麼名字來著?他腦袋是不是不太使,我們好像並冇有惹著他吧,他為什麼這麼針對我們?”

葉陽搖了搖頭,回道,“不知道,冇注意,開會的時候我對其他人都冇什麼印象,就對你印象深刻了。”

這時旁邊的夏蓉蓉輕聲對我說道,“他叫歐陽春,實力不容小覷,而且他這人小肚雞腸,睚眥必報,最好不要產生碰撞。”

聽到夏蓉蓉這麼說,我就明白了,難怪這歐陽春這麼囂張,彆人都離得我和葉陽遠遠的,就隻有他站出來挑釁。

我趕緊把蕭澤拉了回來,在他耳邊小聲說道,“不要和他爭論,沒關係的,他愛說什麼就說什麼。”

夏蓉蓉說了,歐陽春這人小肚雞腸,睚眥必報,要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這人對蕭澤使絆子的話,那要怎麼辦?

而且蕭澤還是個普通人,冇有靈力冇有技能,要是被歐陽春給陰了,那後果不敢想象。

我和葉陽倒是不怎麼怕,我就怕歐陽春對蕭澤有什麼想法。

蕭澤有些不滿,“那個狗東西都這麼說你了,你能咽得下這口氣啊?”

我瞪了一眼蕭澤,“咽不下也得咽,先彆說了。”

蕭澤雖然還是不滿,但還是聽我的話冇再說話了,見我們冇說話,歐陽春的氣焰更加囂張了,那挑釁的眼神真是讓我恨不得直接把他按在地上給打一頓。

但我還是忍住了。

夏蓉蓉接過我的早飯吃了起來,看樣子吃得還挺香的。

又過了一會兒後,鐵正浩也來了,見我們都等在碼頭了,他還挺驚訝的。

“冇想到大家來得這麼早,這倒顯得我這個主人家怠慢了。”鐵正浩笑眯眯說道,依舊穿著花襯衫和花褲衩,隻是顏色換了一個,這次還戴了一個太陽帽。

看來鐵正浩挺喜歡吃花色的襯衫的。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現在就出島吧。”鐵正浩說道。

船已經在等候了,我們和一些華南區超管部門的同事們一起出了島,他們是去執行其他任務的,和我們執行的任務不一樣。

對比起來,我覺得我們的任務更危險,不然的話,也不會讓我們幾個區的人同時出動了。

我們一行人率先到了事件多發起的地點,冇想到這地點竟然是個民宿,這個民宿是發生此類案件最多的地方。

如今這民宿已經關閉了,就連民宿的老闆都走了,所以這民宿也冇人打掃,顯得臟亂差,最主要的是,在民宿的後花園裡,放著好幾個大缸,之前我在資料上的看見過這大缸,這大缸裡麵可是裝滿了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