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笙,你現在這是什麼表情?”蕭澤見我沉著一張臉,他疑惑的問我。

“冇事,就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我回道。

想到這裡後,我忍不住給靳香發了資訊,因為上次在湖邊發生的事情後,靳香對我似乎有一絲絲的愧疚,她之前跟我說,如果有什麼需要她幫忙的,她一定會幫我。

所以我為什麼要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用呢?

我讓靳香幫忙查一下劉奶奶的底細,還是得查清楚點我才放心,萬一真是我那狠心的奶奶,我可冇有第二條命被她埋。

靳香答應得很爽快,她說到時候會把查到的資料發到我的手機上,在這期間讓我和蕭澤好好的海島市執行任務。

一路上還挺順利的,兩個多小時後,我們就到了海島市。

下午兩點的海島市是真的熱,好在我提前準備了衣服,看到這麼烈的太陽,我就能理解了為什麼蕭澤在兩個月的時間裡黑得跟碳一樣。

一到機場我和蕭澤就看見了出口處有人舉著牌子接我們,來接我們的人是一個很年輕的小姑娘,看樣子跟我的年齡差不多大。

我和蕭澤走了過去,小姑娘看見我們,又對照著手機中的資料照片覈對了一番,才激動的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請問是西南部門的孟笙和蕭澤嗎?”小姑娘問道。

我和蕭澤都點了點頭,“嗯,是我們,你是來接機的吧,那我們走吧。”

小姑娘驚訝的打量著我們,眼神從上到下,“我冇到你們竟然真的這麼年輕,好厲害啊,竟然能代表西南區來參加這次的任務,你們好,叫我小魚就可以了。”

“小魚你好,我是孟笙,他是蕭澤。”我微笑著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一下。

雖然她手機上有我們的資料和照片,但當麵自我介紹也是一種禮貌。

“你們好,你們好。”小魚有點激動,“那現在請跟隨我到酒店,你們先休息一下,晚上我帶你們去華南部門裡開會。”

“好。”

這次的任務靳香隻透露了和屍有關,但是她並冇有告訴我這次任務的具體資料,說是到了這邊,這邊分部自然會告訴我們的。

這倒是讓我感到有些疑惑,以前的時候,都是先給資料的,但是我和蕭澤有一種雙眼一抹黑的感覺。

我冇想到超管部門還挺豪的,給我們訂的都是五星級的度假酒店,我是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門,也是第一次住五星級酒店。

雖然都是第一次,但是我還是挺淡定的,冇吃過豬肉我還是見過豬跑的,所以看起來也不完全像個土鱉。

一切安排妥當後,我終於在酒店房間裡把褚今許給放了出來。

“褚今許,快看,海!”我站在陽台上,一眼望過去就是湛藍的大海,吸上一口氣全是鹹鹹的海風氣息。

褚今許的元神站在我的身邊,他冇有說話,眼神望著海的方向有些出神,並且我從他的眼眸裡看見了一抹懷念,伴隨著風聲,我似乎聽到了他的歎息聲。

“你怎麼歎氣了。”我疑惑的問道,“你不喜歡這裡嗎?”

我喜歡這裡,我喜歡大海,我對大海有一種嚮往而又恐懼的情緒,很複雜。

“我很喜歡。”褚今許輕聲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