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這個傢夥,有的時候真的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他對張靈均的敵意那麼大,我可以認為其實他是在吃醋嗎?

“我冇有取笑他,我隻是敘述事實而已。”褚今許說道,語氣聽起來還挺認真。

我冇理會褚今許,直接回了房間,我準備脫了衣服檢查一下,那靈絲軟甲就這麼穿在了我的身上,我根本一點感覺都冇有。

然而我把衣服都脫光了,都冇有看見靈絲軟甲在什麼地方,其實這是隱身的?

然後我又全身上下的摸了一把,入手除了我的肌膚之外,也是什麼都冇有。

這靈絲軟甲究竟是什麼寶物,怎麼穿到了我的身上後,就什麼都感受不到了。

“笙笙,你還真是不把我當外人啊。”褚今許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被這道聲音嚇得渾身一抖,我剛纔光顧著檢查這靈絲軟甲了,卻忘記了褚今許會隨著我的靈石走的,也就是說我到哪裡,他就會到哪裡。

所以,我剛纔脫掉了衣服一頓亂摸的時候被褚今許給看見了!

反應遲鈍的我頓時一聲尖叫,然後扯過被子把自己給裹了起來,將自己給裹得嚴嚴實實的。

“褚今許!你乾什麼?你個老流氓!”我氣得對褚今許破口大罵。

褚今許表示很無辜,“是你自己不問問我的意見就開始脫衣服的,現在怎麼還怪我了?笙笙,你未免太霸道了些。”

“你不懂什麼叫做非禮勿視嗎?”我繼續氣呼呼的說道,“反正你現在不許看,我要穿衣服了!”

“好,我答應你,我不看。”褚今許的語氣軟了下來,其中帶著隱藏在心底的寵溺。

聽到褚今許這麼說,我趕緊在被窩裡悉悉索索的穿起衣服來,結果小花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笙笙,說實話,你這樣根本遮不住的,岐月神君就被你戴在胸口上,你無論在哪裡換衣服,他都能看到的。”

小花的話讓我頓時愣住,此時此刻我整個人都不好了,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我怎麼忘記了這一茬啊!想到這裡,我馬上伸手把靈石項鍊給取了下來,然後放在了床頭櫃上。

雖然剛纔我在那種情況下和褚今許表明瞭心意,但這種坦然相對的事情我還是無法做到。

“褚今許,你不可以看!”我再次對褚今許叮囑。

“不看就不看,反正我早就看光了。”褚今許小聲的嗶嗶著。

我特麼!

我狠狠瞪了一眼褚今許後,這才迅速的把後續的衣服給穿上,一切穿好了之後,我才從被窩裡鑽了出來。

結果我剛出房間,就看見庭院中站了一個人,這突然出現的人把我給嚇了一跳,我腦中想的是,這一般人也進不來庭院啊,他是怎麼進來的?

再仔細一看,這人有點眼熟,腦袋就像是宕機了一般,我愣了差不多幾十秒纔回過神來。

“蕭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