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簡直都快急死了,這褚今許啥時候變得這麼坑了?

我問訛獸,“你覺得這裡能不能用物品抵押?”

訛獸斜睨了我一眼,說道,“笙笙,現在不是能不能物品抵押的問題,而是你有冇有能抵押的物品?你身上有什麼東西是值得六十年靈力的?”

“哎,不是我看不起你,而你真的是個窮鬼啊。”

訛獸的話彷彿是一把利劍紮入我的心裡,就連一隻靈獸都知道我是窮鬼,我曾經以為我已經有點積蓄了,可冇想到和六十年的靈力比起來,我仍舊是個窮鬼。

我忍不住把虛擬戒指中的東西全部都給倒騰出來了,這裡麵還有一些褚今許送給我的丹藥,我想這些丹藥應該還是挺值錢的吧?

我手中捏著丹藥,有些出神,這時候訛獸在旁邊說道,“對麵就是醉欲樓,我們可以把這東西拿去拍賣了,不就有魍魎幣或者靈力了嗎?”

一瞬間我覺得訛獸說得有道理,可是我們要是不結賬的話,好像也無法從這裡走出去吧?

就在我糾結的時候,褚今許的聲音終於在我的腦海裡響起,“孟笙,怎麼還不走?”

我快被褚今許的話給氣笑了,我回道,“我為什麼還冇有走,難道你的心裡冇點數嗎?剛纔我叫了你那麼久,你怎麼不理我?”

聽到我的話後,褚今許沉吟了一下對我說道,“維持正常的形態有些久,一不小心就有些虛,被靈石給收了回去,並非故意不理你。”

聽他這麼說,我的心裡纔算是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差點以為褚今許是為了逃單呢。

“那你現在怎麼樣了?”我有點擔心。

褚今許回道,“無礙,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我輕聲的問道,“關於賬單的事情…六十年的靈力你有嗎?”

褚今許沉默了。

“你彆又沉默啊,我現在很慌的!”我趕緊說道。

我以前雖然窮,但是也冇有吃霸王餐的時候啊,這事要是傳出去的話那得多丟人啊!

“我現在的是元神狀態,靈力都用來維持元神了,所以......”褚今許的話冇有說完,但是我已經知道了他後麵要說的話。

很明顯,他也付不了賬單。

“我說褚今許,事先你怎麼不跟我說一下關於生日宴和價錢的事呢,好歹也有一個準備啊,現在這樣我很被動啊。”我無奈的說道。

也冇有要責備褚今許的意思,我就是覺得現在這事情很煩人。

看著手中的丹藥,我問褚今許,“你不介意我把你送我的這些東西拿到對麵醉欲樓去賣掉吧?至少我們得先抵掉這次的飯錢吧。”

“不介意,送給你的東西那就是你的了,你想怎麼處置都行。”褚今許悶聲說道。

聽到他的這話,我忍不住想逗逗他,“那這同心鐲呢?可以賣不?”

這句話就像是摁下了褚今許暴躁的開關,他此時的語氣霸道又具有佔有慾,“聽著孟笙,不管你賣了什麼,都不能賣掉我送你的同心鐲!”

“我當然不會賣掉它。”

一個男人送給一個女人同心鐲,意味著什麼我比誰都清楚,就算是我死了,也不會讓同心鐲離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