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男人殺人不眨眼,竟然還會在我的麵前臉紅,要是不知道他以前的麵目,彆人還真以為他是一個純情的大男孩。

柳複生對我說道,“笙笙,那我就先走了,我下次再來,不然待會兒你看著我會煩,就不讓我來了。”

這句話倒是讓我冇有想到,不過看著柳複生要離開的身影,我忍不住問道,“柳複生,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麼事?”

“冇事。”柳複生輕聲說道,“我就是來看看你,看到你冇事,實在是太好了。”

說完柳複生離開了庭院,再一看,整個庭院都已經被柳複生給收拾過了,跟個田螺姑娘似的。

這就是以前被報恩的快樂?但是想到之前的柳複生那麼殘忍和無情,我趕緊搓了搓自己身上冒起來的雞皮疙瘩。

不能因為柳複生對我好,我就能忘記他害死王鼕鼕,又間接害死我整個村的事實。

想到以前的老家,腦子裡總出現最後一次回村的場景,宛如修羅地獄一般,全村的人全部死光,變成了行屍走肉......

不過說起來,好像我們村好像還是有一個活人的,傻子陳叔。

那次回村我見過他,是他指引著我去了王叔家,再後來就冇有見過陳叔了。

不知道現在陳叔還活著冇有。

還有我最愛的姥姥,她離開了我這麼久,不知道是否已經輪迴了,如果輪迴了那她現在會是一個男孩還是女孩呢。

想到這裡,我的眼眶發熱,奶奶是我心裡最柔、軟的地方,如果不是姥姥,我也許早就自生自滅了。

柳複生走後,我直接回了房間,到第二天我都冇有再出過房間,我實在是太想念姥姥了,就算是在夢裡,我也想夢見姥姥,想見她一麵。

可是,很遺憾,就算我整天都在睡覺,我都冇有在夢裡夢到姥姥。

次日。

“笙笙,笙笙,快醒醒啦,今天是你的生日!”

一大早我還準備繼續睡,卻被訛獸給喊醒了,這傢夥的腳掌直接踩在了我的臉上,還蹦躂了幾下,我覺得這訛獸就是故意的。

“你再踩的話,今天中午就吃青椒兔肉。”我一把拎住訛獸的尾巴將這個傢夥從我的臉上給拽了下去。

訛獸蹲在我的旁邊,一張毛茸茸的臉湊了過來,對我說道,“今天老褚可是給我安排了重要任務的,我必須得監督你。”

一聽到關於褚今許的訊息,我立刻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可是一想,褚今許現在還在我的須彌戒指裡,他什麼時候跟訛獸說了話?

“他什麼時候給你安排了任務?”我驚訝的問道。

訛獸想了想,回道,“大概是過年前的時候吧,他說如果他要是不在的話,就讓我好好的陪著你過生日,他說以前你有姥姥,可現在,你隻有他了。”

聽到這些話,我心裡狠狠一怔,褚今許他竟然如此細心,可現在,我連他也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