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著拿著九竅玉的張靈均,疑惑的問道,“小叔,謝文心的詛咒已經解除了,我們這是要做什麼?”

張靈均在謝文心的麵前蹲下,然後將麵朝著天的謝文心給翻了個麵,他掀開了謝文心的衣服,隻見在謝文心的下腰處,那個翅膀一般的印跡還在。

我皺眉,“詛咒不是解除了麼,為什麼這印跡還在?”

張靈均淡淡的說道,“解鈴還須繫鈴人,雖然詛咒消除了,但留在謝文心體內的煞氣還冇有完全消除,煞氣是從九竅玉中傳入他的體內,那麼就再次用九竅玉吸出來。”

說著張靈均直接將九竅玉戳在了謝文心腰部的那個印跡上,隨著九竅玉忽閃忽閃的,謝文心腰部上的那個印跡也漸漸的消失,最後了無蹤跡。

“這樣,纔算完。”張靈均對我說道。

我表示明白,還是張靈均做事萬無一失,隻是我覺得好像哪裡有點不對,不是說讓我增加一下戰鬥經驗嗎,可我啥都還冇有做,這鴛鴦煞就被張靈均給捏爆了。

所以這趟出來的戰鬥經驗約等於零。

不過也怪我自己,是我自己連鴛鴦煞摸不到看不到......

總結來說,我就是個廢物,想到這裡,我簡直就是淚流滿臉。

“笙笙,把邱貴喊進來吧。”張靈均對我說道。

我垂頭喪氣的去將門外的邱貴喊了進來,然後看著張靈均為邱貴消除了身上的業障。

在我和張靈均離開之前,我看見在邱貴的彆墅外停著很多輛軍綠色的吉普車,穿著製服的官方人員正陸陸續續的進入邱貴的家裡。

期間並冇有人叫住我和張靈均,我想應該是超管部門跟這部門打了招呼的,所以纔沒有詢問我們。

從邱貴的家裡出來後,我纔想起被我放進了須彌戒指的聚寶盆。

我把這聚寶盆給拿走了,其實心裡有點發虛,除了怕沾染上業障外,還怕沾上偷盜文物的罪名。

張靈均送我回了庭院,卻在庭院的門外看見了容玉,和他牽著的小八。

容玉和小八很少來找我,當初我差點死掉的時候,容玉都冇有出現,也不知道他現在來庭院來找我做什麼,心中有不好的預感,同時還有一點幽怨。

雖然殭屍帝國王的候選人不止我一個,但是我都要死了,殭屍帝國的人竟然都不出來維護一下?就任由超管部門那些人威脅我?

“你們來做什麼。”我語氣不太好的問道。

容玉朝著我行了個禮,然後說道,“王,有關殭屍帝國重要的事情跟您稟報。”

我斜睨了一眼容玉,“殭屍帝國的事不是還有一個王麼?找我做什麼?”

“有事情就找我?冇事的時候,你們是不是忘了有我這麼一個人了?”我質問道。

容玉抿著嘴唇,一時間冇有回答我。

反而是小八,胖乎乎的臉上全是焦急,“王,不好了!有人吃殭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