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瞬間的害怕過後,我看見那顆懸掛在門框上的頭顱應該是一個女人的,但是由於時間太長了,那頭顱已經是乾屍的狀態了,看不出究竟是什麼樣的年齡。

謝文心就是被這麼個玩意給纏上了?

看到這如同乾臘一樣的頭顱,我覺得有點反胃。

“笙笙,進來。”張靈均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聞言,我立刻就要關上門進屋,就在進屋的那一刻,那顆頭顱以飛快的速度朝著屋內飛了過來,門關上的同時,頭顱也進入到了屋子裡。

“笙笙,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張靈均對我說道。

這就是張靈均要說的給我提升實力麼,一隻不知道多少年的怨靈應該足夠讓我練手了。

但是我覺得吧,這個練手可能有點......難。

“彆怕,一切有我。”張靈均在給打氣。

然而張靈均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他隨後就佈下了一個結界,將他自己和謝文心籠罩在了裡麵,接著我又聽見張靈均說道,“現在那東西看不見也找不到我和謝文心了,它隻能看見你,以為你是謝文心,笙笙,如果你不想被那東西帶走,那麼加油。”

我,“......”

聽到張靈均話的我,此刻整個人都愣住了,所以現在我成為了那東西唯一的攻擊對象了。

小叔,你可真是一個好小叔!

“我覺得臭道士這方法做得不錯。”褚今許突然說道,聲音中還帶著一絲讚許,“不能一直讓你待在舒適圈裡,你得擁有一個人對付邪魔的勇氣和實力,我的好笙笙,我為你加油!”

褚今許,我特麼謝謝你啊!

此刻,周圍的氣溫驟降,我彷彿身處在一個寒冷的冰窟,但是有一道更加寒冷的氣息正在我的身後浮現。

不等我反應過來,突然感到背後一沉,然後整個人的背一彎,一瞬間冰冷又沉甸甸的感覺出現在我背後,沉得我完全直不起腰。

此時,我能理解謝文心之前所說的了。

我背上的那東西是把我完全當成了謝文心啊,一道吐著冷氣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文心…我來帶你走了......”

“鴛鴦被裡成雙對,黃泉路上永不悔,文心啊,我的郎......”

那是一道很淒厲的女聲,帶著深深的怨念和執年,聽到這個聲音後,我感覺到我的身子在此刻都軟了。

“謝郎,我終於找到你了。”女聲在我耳邊輕聲的呢喃道,“你可知我找了你多少年,我在黃泉路上等啊等啊,都等不到你,我就隻好上來找你了。”

“可我冇有想到,這世間上竟然已經過了上百年,我找了好久好久才找到你,這輩子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冷氣彷彿有自主意識似的,直往我的脖子處鑽。

伴隨著冷氣的是那一聲聲淒怨的女聲。

同時,我感到有一雙冰涼的雙手攀上了我的脖子,一瞬間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部都豎了起來。

“謝郎~”女聲的深情又帶著怨恨。

我纔不是你的什麼謝郎!

不過同時我心裡也很疑惑,如果隻是詛咒的話,那我背上的女生為什麼對謝文心有這麼多其他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