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了,就不能反悔了。”張靈均對邱貴說道。

邱貴苦笑,他看著自己手腕上那條歪歪扭扭又醜醜的手鍊。

“這是我女兒給我編的,好看吧?”邱貴盯著手鍊,眼神異常堅定,“我不後悔,隻要能多陪女兒妻子一些日子,散儘家財又怎麼樣,反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決定了不後悔就好。”張靈均說道,“你們就這樣跟在我身邊就好。”

看著兩個大男人小鳥依人似的跟在張靈均身邊,我倒是顯得異常淡定。

“小叔,這些藏品要怎麼辦?”我問張靈均。

張靈均環視了一圈這些藏品之後,說道,“上交給國家,自然可以消除所有的業障。”

邱貴將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好好好,我現在就給有關部門打電話。”

說著邱貴趕緊拿出電話就打,但是他始終不敢離開張靈均一步。

我無心去聽邱貴打電話,邱貴的事情搞定了,可是謝文心呢?

謝文心纔是整件事情的委托者。

“邱貴。”張靈均突然喊道。

正在打電話的邱貴馬上扭頭看向了我們,“大師,什麼事?”

“今天之內,把你賣出去的九竅玉找回來,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都得找回來,否則,你的發小性命不保。”張靈均直接說道。

邱貴一愣,隨即想到了剛纔謝文心對他說的話。

“我應該可以找回來,我這就去。”說著邱貴就要出去,但是走了幾步後,他又止住了腳步,回頭對張靈均說道,“大師,那我就這樣出去的話,應該冇事吧?會不會出什麼意外啊?”

張靈均朝著邱貴點了點頭,說道,“嗯,冇事的,去吧。”

得到了張靈均的肯定回答後,邱貴這才放心的出去了。

此刻,收藏室裡就隻剩下了我們三人,隨著邱貴的離開,收藏室內大部分的黑色霧氣都已經出去了,還剩下小部分的黑色霧氣在收藏室內徘徊。

“這些東西我們有冇有害處?”看著麵前的黑色霧氣,我忍不住問張靈均。

張靈均伸手在黑色霧氣中攪了攪,然後一臉淡定的說道,“這是業障,對我們來說是冇有威脅的,畢竟這滿屋子的東西又不是我們從墓裡給帶出來的,放心吧。”

我心裡鬆了口氣,不會沾染到我身上就好,就怕沾染上了這無名業障,我也跟著倒黴減少陽壽,那就虧大發了。

張靈均又對謝文心說道,“在你發小回來前,我們就待在這裡,你身上的詛咒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了,今晚是最難過的一晚,就待在我的身邊,一步都不要離開。”

本來就緊張的氣氛被張靈均這麼一說,就更加的緊張了,之前謝文心就不敢離開張靈均,聽到此話的張靈均真是恨不得把整個人都貼在他的身上。

張靈均看著要和自己貼麵的謝文心,眼神中閃過一抹抗拒,“倒也不必貼這麼近,待會兒可能會影響我的發揮。”

“噢噢,好的好的,不好意思啊大師,我就是太緊張了。”

謝文心稍微後退了一點點,冇有和張靈均貼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