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靈均說道,“今天內搞定。”

我有些驚訝的看向張靈均,今天內就搞定,這麼厲害的嗎?

可是張靈均都冇有跟我說,要破解這詛咒究竟應該怎麼做,況且,詛咒之物九竅玉已經被邱貴給賣出去了。

“謝謝,謝謝大師!!!”謝文心激動得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而邱貴則可憐巴巴的盯著張靈均,“大師…我怎麼辦?我看到那些霧氣都往我身上竄,它們是不是要弄死我啊,我還這麼年輕,我真的不想死…”

我覺得人啊,就挺奇怪的。

在邱貴之前不知道這些事的時候,他過得好好的,身體也冇有任何不適,看起來就跟普通人並冇什麼兩樣。

可當他現在知道了,看到了後,他就慫得跟啥一樣。

“你捨得這滿收藏室的藏品嗎?”我忍不住說道。

邱貴此刻的害怕和謝文心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財富什麼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所以,我覺得還是生命重要,我至少還有大幾十年可以活,要是因為這些東西而失去了生命,我做鬼也不會甘心的。”邱貴非常認真的對張靈均說道。

然而張靈均定定的看著邱貴,他的眼神淡漠到彷彿如同月光下平靜的湖水,冇有任何波瀾。

“貴哥,你現在怎麼想得這麼開了?”我忍不住問道。

邱貴苦笑,“現在這種情況,我不想開還能做什麼呢,最重要的是我還冇有活夠。”

我點了點頭,可此時張靈均卻對邱貴說道,“想得開必定是好的,但是......”

說到這裡張靈均頓了一下,對邱貴說道,“我有一個壞訊息要告訴你,就算你現在把這些藏品都上交給國家,可以抵消一部分的業障,但你的壽命已經大打折扣,最多還剩十五年。”

“你會用所有的家財換取十五年的陽壽麼?”

我驚訝的看著張靈均,隨後又看向了旁邊的邱貴,忍不住問道,“那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呢,他還能活多久?”

“三年。”張靈均說道。

這樣一對比,三年和十五年的壽命,要怎麼選,全看邱貴如何抉擇了。

張靈均問邱貴,“你真的想好了麼,三年和十五年,你選三年的話可以一直富貴到死,你想怎麼花錢都行。”

“但是如果你選十五年,接下來的日子裡都將清貧。”

邱貴愣住了,身體比剛纔抖動得還要厲害。

我想,他此刻肯定很難抉擇吧。

“大師,如果我死了,我的業障會沾染到我家人身上嗎?”

“會。”張靈均說道,“隻要花過你利用那些東西賺來的錢的人,多少都會沾染一點。”

邱貴愣了許久才苦笑道,“大師,你知道嗎,剛纔我動搖了,與其貧困一生,我還不如吃喝玩樂享受的過完三年,就算死了也不會有遺憾。”

“可是,我還有家人,我還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她纔剛來到這個世界,我不想她小小年紀就背上了業障,就冇有了爸爸。”

“所以,我選十五年的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