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張靈均的女朋友啊!!!

謝文心你可彆亂說!!

萬一被張靈均和褚今許兩人都誤會了,那我可真就的很無語了。

我趕緊擺手解釋道,“謝先生,你不要亂說啊,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他是我的小叔,是親戚關係!”

張靈均和張安安是親戚關係,四捨五入對我來說,那也是親戚關係啊。

想到張安安,我又忍不住想到了之前褚今許說的話,他的話就像是魔音一樣,時不時的出現在我的腦子裡。

說什麼張靈均是張安安的小叔,又不是我的小叔之類的。

還說什麼張靈均連張安安都不管,怎麼就管我這些話。

當時我冇有放在心上,但是現在想來的確是有些奇怪。

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眼前謝文心和邱貴的纔是正事。

此刻張靈均也說道,“謝先生,孟笙說得對,我和他之間隻是親戚關係,不是你想的那種,還請不要搞錯了。”

謝文心的表情變得十分尷尬,他忍不住抓了抓心情的頭髮,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啥。

這下好了,謝文心把我們搞尷尬了,也把自己搞尷尬了。

反正現在這情況,就都挺尷尬的。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邱貴一臉懵比的看著我們三人,彷彿我們三個人說的是外星語言一樣。

張靈均淡淡的看向了邱貴,“怎麼,還不懂麼,你進進出出墓裡這麼多年,怎麼現在卻聽不懂了?”

張靈均的話讓邱貴的臉色一變,整個人的身體也跟著顫抖了一下。

“我,我的確不太懂你們的意思,什麼進進出出這麼多墓,你們究竟在說什麼啊。”邱貴依舊在隱瞞。

謝文心臉色嚴肅的對邱貴說道,“阿貴,事到如今你也彆隱瞞了,你乾啥的我們都知道了,你身上纏了很深的業障,要是你繼續乾下去話,肯定也會和我一樣,被冤孽纏身,最後淒慘的死去。”

“真的假的?”邱貴狐疑的看著我們。

謝文心趕緊對張靈均說道,“大師,你讓阿貴開開眼,也讓他看看那些東西吧,真的太嚇人了。”

張靈均隔空朝著邱貴虛彈了一下,一道靈光瞬間進入到了邱貴的眼睛中。

隨後我便看到了邱貴的表情瞬間就變了,他嗷的一聲發出了一聲慘叫後,就如同謝文心之前一樣,整個人躲在了張靈均的身後,瑟瑟發抖,恨不得把整個人貼在張靈均的身上。

“張兄弟…不…大師!這都是啥啊!為什麼我可以看見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是鬼嗎?”邱貴緊張磕磕巴巴的問道。

“這是業障。”張靈均淡淡的說道,“都在你身上。”

邱貴一聽,頓時身體一哆嗦,“啥情況啊,為啥都在我身上啊?”

“你自己難道不知道嗎?”張靈均定定的看著邱貴,眼神涼嗖嗖的。

被張靈均這麼看了一眼後,邱貴一愣,然後默默的低下了腦袋,也不說話了。

“大師…我這詛咒究竟要怎麼辦啊?”謝文心哭喪著一張臉,“我感覺我快要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