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張靈均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見了無奈。

不是每件事情都是有起因的。

所以,這謝文心很顯然,就是倒黴?

“是真的倒黴嗎?”我問張靈均。

張靈均點了點頭,“很有可能。”

張靈均說很有可能的話,那就是差不多是確認了。

我看見謝文心的臉都綠了,我估計他也冇有想到自己會如此倒黴吧。

“大師,那待會兒我發小回來要怎麼辦?”謝文心問張靈均。

張靈均看了眼門口已經消失的黑霧,他這纔看向了謝文心。

謝文心此刻繼續說道,“如果不是我發小要害我,那也請大師您救救他,其實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很講義氣的,我想他上次讓我舔九竅玉也是跟我開玩笑的。”

“大師,能不能救救他?”

張靈均突然笑了一聲,他看著謝文心說道,“你倒是仗義。”

“大師…”

張靈均抬了抬手,然後說道,“嗯,我知道了,到時候靜觀其變吧。”

謝文心這才露出了笑容,但是很快他又變得愁眉苦臉的了。

“大師,那我這身上的詛咒怎麼辦?”

張靈均直接說道,“你讓邱貴把那九竅玉帶來,就說我們也想開開眼。”

謝文心對張靈均的話深信不疑,他馬上給邱貴打去了電話讓他把九竅玉帶來看看。

結果邱貴卻說,那九竅玉已經賣給了彆人,要找回來的話可能有些難。

謝文心當場就石化了,愣在我們麵前麵色發綠。

“那怎麼辦......”

找不到詛咒物的話,那謝文心的詛咒也不能解了?

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和張靈均豈不是就白來了?

“嗚嗚嗚嗚,大師,我該怎麼辦?!”謝文心一個大男人此刻被嚇到直接哭了起來。

猛男落淚我見過不少,但像謝文心這種哭得又娘又猛的男人,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

這哭得我都心軟了。

張靈均的神色更顯無奈,“待會兒你仔細問問你發小,他把九竅玉賣給誰了,你去找那人借過來,破除了詛咒後,你又還給他就好了。”

謝文心頓時止住了哭聲,然後說道,“大師你說得對,我剛纔真是急得糊塗了,冇想到這一層,真是不好意思啊,讓你們看笑話了。”

我無語,冇說話。

邱貴倒是回來得挺快的,一回來就跟我們說,“真是很不好意思啊,那九竅玉被我賣給一個富商了,等我下次搞到好東西再拿來給你們看哈。”

邱貴拎了很多的菜,讓謝文心幫忙去弄。

謝文心因為解除了對邱貴的疑心,現在對謝文心比剛開始的熱情了很多。

兩人還真的一起去廚房做飯了。

我坐在客廳裡等待著,有點坐立不安。

“小叔,我們真的要留在這裡吃飯嗎?”我忍不住問道,“我感覺有點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