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輕聲呢喃道。

小花也表示疑惑,“這個就不知道啦,不過我感覺吧,笙笙,你這個夢和以前的夢冇啥區彆,就是變得清晰了一點,按照我多年看狗血劇的經驗,搞不好你的前世真的是岐月神君所殺也說不一定。”

聽著小花一本正經的分析,我我覺得好像有點道理?

可胸口處的褚今許卻一直不吭聲,讓我很不爽。

我伸出手想拍一下褚今許,把他給拍醒,但是又覺得這個行為好像很奇怪,又悻悻的把手給放下了。

現在我簡直就是抓心撓肝的,跟有隻貓爪子在心裡抓一樣。

我現在很後悔當初冇有問柳複生關於前世的問題。

之前忙著傷心和憤怒了,大腦彷彿自動遮蔽了一些關鍵的事情。

那麼現在我要去哪裡找柳複生?

越想越糟心,從床上起來換了一身衣服,準備吃點早飯然後去找張靈均。

謝文心的事情還冇有解決,並且我想把資料上的事情跟張靈均說一說,說不定他能知道些什麼呢。

張靈均還並未從小巷外對麵的酒店離開,他依舊住在這裡。

可能是因為這裡離我近吧。

剛有這個念頭我便覺得有些奇怪,我怎麼能想是因為我呢,這想法怪自戀的。

穿過馬路去到對麵的酒店,正準備上樓找張靈均,就見他正緩緩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見到我,張靈均淺淺一笑,說道,“今天怎麼這麼早?”

“有句話說得好,生前不可貪睡,死後可以長眠。”說著我提起手中拎著的袋子,“小叔,我給你帶了早餐,吃了我們就去找謝文心!”

張靈均自然的從我手中接過早餐,他不禁笑了一聲,“你怎麼比我還要著急?”

“也不是很著急,就是覺得很好奇,這事兒要是冇解決的話,我會覺得有塊石頭壓在上麵一樣。”我撓了撓腦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嗯,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吧。”張靈均說道。

我指了指他拎著我送的早飯,“可是你還冇吃飯呐,也不著急,吃了再去。”

我和張靈均在酒店大堂的休息區坐下,我等著張靈均吃完東西再走。

然而我冇想到的是,張靈均在吃了一口素包子後,他突然抬眼看向我,問道,“笙笙,你怎麼不等我一起吃,你這樣看著我,倒是讓人心猿意馬。”

張靈均的話讓我臉都紅了,特彆是他後麵那句心猿意馬。

張靈均啥時候會說這種話了?

“阿這…”我愣住,“那我不看你了。”

說完我忙低下頭假裝玩手機,其實此刻我在漫無目的滑動著手機。

而此刻逃避的那個傢夥,突然出聲,語氣中帶著強烈的不滿。

“嗬,打情罵俏!不要臉!”

我緊皺著眉頭,這個褚今許,問他正事的時候,他給我裝死。

現在我就和張靈均說兩句話,他竟然說我和張靈均打情罵俏不要臉?

“褚今許,你不會說話就不要說。”我心裡說道。

“我和小叔之間是純潔的友誼,你不要胡亂猜測。”

褚今許卻是冷冷一笑,“你去問三歲小孩,男女之間有冇有純潔的友誼?”

“純潔友誼,嗬,他放著自己大侄女不管,天天來陪著你,你告訴我這是純潔的友誼?”

“孟笙,不要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