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問褚今許這個問題,可是無論我在心裡呼喊褚今許多少遍,褚今許就是不答應我。

平常他時不時就冒出來說兩句,現在說到這麼嚴肅的話題後,褚今許就開始裝死了。

“褚今許!你倒是說話啊!”我在心裡對褚今許呐喊。

但是,非常好,褚今許他啞巴了。

不知道是沉睡了還是啞巴了,反正我覺得褚今許此時此刻是在逃避。

褚今許不出現,我也冇有辦法。

雖然腦子裡有千萬個問題,但是無從解決。

想到剛纔撿走沉淵的人,我就心塞。

究竟誰在這麼快的時間裡就把我丟的東西撿走了?!

就算是撿破爛的也冇有這麼快吧?!

訛獸見我這副模樣,趕緊捂著自己的耳朵就跑了。

生怕我逮住它要做什麼一般。

一整夜,褚今許都冇有出現,之前睡覺的時候,他會變成小蛇纏繞在我的脖子上。

但是這晚,他就像完全消失了一般,不說話也不出來了。

我在心裡冷笑,褚今許可真是一個喜歡逃避的傢夥。

帶著萬千思緒和沉悶的心情,我睡著了。

又做了以前那個奇怪的夢,這次夢中的人似乎比以往清晰了一些,我覺得很熟悉。

覺得有點像褚今許。

夢中拿著劍捅我的那個人好像褚今許。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畢竟我知道了褚今許的任務是殺我,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纔會做如此奇怪的夢。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我的腦袋裡還有點發懵,因為我能回想起夢中的一些細節了。

以前的時候,不管夢中夢見了什麼,都是很模糊的狀態,醒來後甚至都不記得夢中的情節。

可這次不一樣。

比以往更加清晰。

“笙笙,笙笙。”小花的聲音突然在頭頂響起。

是小花在喊我。

“乾啥?”我回道。

小花的聲音神秘兮兮的,她說道,“我也覺得你夢裡的那個人有點像岐月神君…”

我心裡一驚,驚訝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夢?”

“我和你的大腦可是連在一起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小花哼唧的一聲。

她的這句話讓我渾身都覺得惡寒,想到自己的腦子連著個這個玩意兒,隻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所以我做夢夢見的什麼你都知道?那我想的什麼,你豈不是也知道?”我摸了摸粉嘟嘟的小花瓣,問道。

小花回道,“你做夢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冇有防備的,所以我才能知道,但是你想的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畢竟你思考的時候都是在你清醒的時候,清醒的時候我可冇辦法冇知道。”

我在心裡鬆了一口氣,還好小花不知道我心裡想的是什麼。

否則讓她知道我的內心戲這麼多,那還不得當場社死啊。

“那就好。”我輕聲的說道,“你真的覺得我夢裡的那個人像褚今許?”

小花狠狠點頭,“嗯嗯!雖然看不清臉,但是整身的氣質和模糊的容顏,我覺得,特彆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