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小旺先是一愣,不過很快他便淡定了下來,他也盯著我的眼睛告訴我,“如果你們能強行把我從牛小旺的身體裡拽出來的話,那你們早就動手了,還會和我在這裡廢話嗎?”

“牛小旺的魂魄很煩人,怎麼吃都吃不乾淨,總會有一絲意識出現在我身體裡,我真的很厭惡他。”牛小旺厭惡的說道,哦不對,此刻的他叫任景。

“你把牛小旺的魂魄吃了?”我震驚的問道。

任景麵露疑惑,“我不吃掉他的魂魄,我怎麼占據他的身體?鳩占鵲巢這個詞語你不懂嗎?”

“你——”

我一把揪起任景,想兩巴掌揮到他的臉上,可又想到這是牛小旺的身體。

現在這種情況,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下手纔好。

我扭頭看向張靈均,“小叔,真的冇有辦法了嗎?我真的很想弄死任景,他簡直是讓我拳頭都硬了。”

“現在還不行,如果他執意留在牛小旺的身體裡,我們強行將他拽出來的話,對牛小旺的魂魄和身體都會造成傷害的。”張靈均無奈的對我說道。

“難道我們就這麼看著嗎?”我也很無奈。

“等超管部門來吧。”張靈均說道,“笙笙,你不要小看超管部門,他們有很多辦法的。”

現在這情況我和張靈均都冇有辦法,那就真的隻能等超管部門來了。

任景在聽到我和張靈均的對話後,他的神色一怔,然後開口說道,“你們,是超管部門的人?!”

我們同時朝著任景看了過去,隻見任景的雙眼中閃爍著精光同時還有很多渴望。

他的眼神倒是讓我有些奇怪了,為什麼在我們提到超管部門後,這人的神色竟然變得亢、奮並且變得極度的渴望。

“我不反抗了,你們把我抓進超管部門吧。”任景直接躺平了。

我和張靈均麵麵相覷,我估計現在連一向淡定的張靈均都懵比了。

好在,靳香很快便帶著人來了,她身邊跟著的人是正是周勳和米粒。

我覺得靳香根本不用派我來調查什麼,他現在直接就招了,並且還很渴望被抓到超管部門裡麵去,簡直就是個奇葩。

“這個任務,我算是完成了吧?”我對靳香說道。

靳香現在的表情很精彩,她估計也冇有想到她給我的任務會這麼快完成吧。

“算......”靳香在沉吟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周勳已經將任景像拎小雞崽子一樣拎了起來,直接塞進了超管部門特質的轎車裡。

“既然算的話,那薪資記得給我結一下。”我直接說道。

靳香爽朗一笑,“這個你放心,超管部門對待工作人員福利很好的,薪資會很快到賬的。”

“那就好。”我冷哼了一聲,心裡對靳香還是很有怨氣。

“對了。”靳香突然對我說道,“我這裡查到了任景的資料還有一些關於牛小旺的身世,不知道你敢不敢興趣?”

“你感興趣的話,我就把那些資料都發給你,可能重新整理你的三觀。”說到最後,靳香的眼中露出一抹神秘的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