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笙。”褚今許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被嚇了一跳,猛的站了起來,卻不曾想腦袋撞在了褚今許的下巴上。

褚今許發出了一聲悶哼,他不悅的看著我,“這麼出神,在想什麼?”

在想什麼?我幽怨的瞪了一眼褚今許,腦子裡不禁想起昨晚小花對我說的話。

破小花出的什麼餿主意,叫我去表白還不如直接殺了我!

看褚今許那冷嗖嗖的眼神都可怕,萬一我表白了他不僅不接受還嘲笑我的話,那我這輩子都有心理陰影。

況且,我也不知道褚今許對我究竟是什麼意思。

算了,還是先不想這些情情愛愛的事吧,越想就覺得自己麵目全非。

我對褚今許說道,“我今天去山上給師傅送年貨,在那裡,我見到了魔君翊沉淵,冇想到師傅竟然和他是老友。”

我本以為褚今許會緊張一下,但是,褚今許的麵色卻毫不在意的模樣。

“哦。”他應了一聲。

我,“???”

他就這麼輕描淡寫的一聲哦?

看來我真是白擔心褚今許了,之前碰到翊沉淵的時候,我簡直是緊張到不行,那可是堂堂魔界的君主!

並且這位君主還和褚今許有過節,他要是知道了我和褚今許的關係,會不會直接就一掌劈死我了?

再反觀一下褚今許,這個男人,他竟然如此雲淡風輕,輕描淡寫。

瞬間,我就覺得是白擔心了。

但是我有點不甘心,我忍不住問道,“褚今許,你就不怕他來找你尋仇麼?你怎麼還這麼淡定啊?我要你,我早就躲起來了!”

然而,褚今許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真男人,不做縮頭烏龜。”

嗬嗬,褚今許你就儘管裝吧。

“該來的總會來,三百年過去了,有的事情的確是應該做一個了斷了。”褚今許淡定的說道。

“行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祝你好運。”我冇好氣的說道,“你可彆死了,死之間也要記得解開血契,免得連累我。”

“知道。”褚今許突然柔聲一笑,嚇得我渾身一哆嗦。

隨後他突然一把摟過我,將我按進了他的懷裡。

他說道,“其實,我們現在這樣就很好。”

他的話讓我內心一動,昨晚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和褚今許之間隻要保持現在這種原裝就好。

“好......”我輕聲的說道,這次我冇有在褚今許的懷裡掙紮,彷彿有一種心照不宣的安靜。

他的懷抱雖然很冷,但是卻給了我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冇想到這一幕正好被帶著小鳳凰的訛獸給看到了。

訛獸伸出爪子摸了摸小鳳凰的腦袋,這次小鳳凰身上的火焰冇有燒到它的小爪子了。

“小鳳凰呀,這下你不用擔心了,你肯定會有弟弟妹妹們的。”

對於訛獸的話,我選擇無視。

今晚一過,距離新年還剩一天,明天就是除夕了。

褚今許往我的須彌戒指裡塞了很多的東西,他說那都是他的寶貝,全部作為新年禮物和未來的生日禮物送給我。

不過他奇奇怪怪的,不讓我看,說是等到他不在的時候在看,搞得神秘兮兮的。

做完這些,褚今許纔對我說道,“明天除夕,我們單獨出去走走吧。”

單獨出去走走…我的心裡一動,這是要和我約會的節奏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