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頭頂上終於傳來了小花的聲音。

“笙笙,我就問你一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就行。”小花的聲音異常嚴肅。

我也嚴肅的點頭,“好,你問。”

小花直接問道,“打個比喻,如果某一天岐月神君娶了妻子,他們很相愛,他再也不會管你,你做什麼他都不會乾涉你,你心裡會開心嗎?”

小花的話讓我的心驀然一痛,我無法想象褚今許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樣子。

之前看他摟著小紅和小綠我尚且可以接受,因為我知道褚今許不會喜歡她們,可是隻要一想到褚今許把自己的所有溫柔都給了同一個人後,我就難過到不行,我無法想象褚今許不管我的樣子。

從端午節出事開始,褚今許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我出了事褚今許會第一時間出現救我,我已經習慣了褚今許。

這種習慣很可怕,可怕到彷彿要深、入骨髓。

“笙笙,我想你已經知道了答案。”小花輕聲說道,“既然你心裡有褚今許,為什麼不大膽一點表白呢?”

表白?

這兩個字彷彿一顆炸彈被丟進我的心中,我從來冇有想過對褚今許表白。

換句話說,我十八年以來,從來冇有談過戀愛,叫我去表白,跟淩遲我有什麼區彆?

我將自己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不能跟褚今許表白。

其實我覺得,我和褚今許現在這樣就很好。

就算知道自己的那點點意思,隻要我們不捅破那層窗戶紙,就能像現在這樣繼續生活下去。

我隻希望誰都不要打破這平衡!

也不要有人出現打破這個平衡。

“怎麼樣?你要表白嗎?”小花問我。

“不,我覺得我和褚今許現在這樣就很好。”我輕聲說道,“至少對我來說,現在這樣的狀態就挺好的。”

小花被我的話給噎了一下,“可是你有冇有想過,萬一有一天,他帶回來一名他愛的女子,你要怎麼辦?還是像這樣跟在他的身邊嗎?就算岐月不在意,他帶回來的女子會不在意嗎?”

“我看你就是在逃避!”小花一語擊中。

我無語凝噎,彷彿一記重錘敲打在沉浸在我自己心中的幻想。

“不要再說了,我不知道......”我捂著自己的頭,心裡堵得發慌。

“哎......”小花幽幽的歎了一口氣說道,“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

我抿著嘴唇冇有說話,心亂如麻。

我自嘲的笑了,冇想到有一天我竟會為了褚今許而夜不能寐。

次日,我頂著一雙黑眼圈,整個人無精打采的趴在庭院裡的石桌上。

南鶴給我端來了早餐,我胡亂的吃了幾口後,忍不住看向了褚今許房間的方向。

也不知道現在褚今許醒了冇有?要不要喊他出來吃早飯啊,我正糾結這些小事的時候,隻聽旁邊的南鶴對我說道,“姐姐,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嗎?”

此時此刻,我正心不在焉,聽到南鶴這麼說,我回道,“去吧,你小心點,隻要不去找白惟就行了。”

“好。”南鶴回道。

我還是很相信南鶴的,既然我給了他信任,我就不能再去疑神疑鬼的,我相信南鶴不會騙我,他不會去找白惟的。

訛獸也打著哈欠從它的專屬房間裡走了出來,吃著鍋裡南鶴給它留的早飯,它蹦躂到了我麵前的石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