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訛獸這話說得一臉懵,它剛說啥?

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我當媽媽了?

我才十八歲啊,而且是母胎單身,咋當媽媽啊!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當媽了??”我滿頭霧水。

此時,褚今許吹了一聲口哨,一團小火苗似的東西一下子就從房間裡竄了出來,嚇得我一下子就躲在了褚今許的背後,等看清楚了之後我才發現,這團跳動的小火苗竟然是一隻扇動著翅膀,長相奇特的小鳥!

“這是啥?”我驚聲喊道。

褚今許淡定的伸手去觸碰它,並且說道,“火鳳凰,鳳凰蛋裡孵出來的。”

這小鳥竟然是鳳凰?

冇想到鳳凰小時候竟然是這樣的,渾身光禿禿的毛都冇有長幾根,但是渾身上下卻包裹著一層火焰,看起來詭異又漂亮。

訛獸湊到我的耳邊對我小聲的說道,“你不在的幾天裡,老褚天天都在教小鳳凰說話,他讓小鳳凰喊他爹,然後又讓小鳳凰喊你媽。”

“你看,你這不就是喜當媽了麼?”

訛獸的話讓我的身體狠狠一震,在我錯愕的目光下,小鳳凰用它那沙啞宛若公鴨的嗓音對我喊道,“媽媽!媽媽!媽媽!”

我去他大爺的!

我人都傻了好嗎?!

但是反應過來的我卻不由的臉紅了,肉眼可見的紅到了耳根子後麵。

如果是褚今許教導小鳳凰喊他爹,喊我媽媽的話,那我和褚今許之間的關係......

他這不是在內涵我們是一對的意思麼。

自古以來,爹媽都是一對的。

“褚今許,真是你教他的?”我忍不住問他。

褚今許扭頭緩緩的看向我,“是。”

我的臉更紅了,就連聲音都變得嬌羞小聲起來,“你怎麼…怎麼......這麼教他......”

褚今許卻一本正經的說道,“小鳳凰如同初生的嬰兒一般,他的一言一行都是跟著周邊的環境所養成,嬰兒尚有父母,小鳳凰也必須有。”

“所以…你懂的吧。”褚今許眼神幽幽的看著我。

雖然褚今許說得冇錯,有點道理,但是想到小鳳凰一邊喊著我媽媽,一邊喊著褚今許爹爹,我的心就呯呯的跳個不停。

“那小鳳凰是男孩還是女孩啊?”我好奇的問道。

聽到我的話之後,褚今許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應該,可能是男孩兒吧。”

我忍不住伸手想摸一摸小鳳凰身上那稀疏的毛,但是我又害怕他身上的火把我給燒著。

然而褚今許一把握住我的手,他帶著我的手往小鳳凰的身上摸去。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小鳳凰身上的火苗隻有淡淡的暖意,摸在手上十分溫暖,一點都不燙。

“來~也讓叔叔摸一摸。”

訛獸蹲在我的肩膀上,也笑嗬嗬的伸出爪子去摸小鳳凰。

結果它的爪子剛觸碰到小鳳凰,就滋滋滋的響起了毛髮燃燒的聲音,同時燒焦的味道也傳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