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之前和張安安一起見過張靈均外,我覺得我和張靈均之間應該是冇有交集了,可他竟然竟然主動一個人來找我。

我不由想起之前張安安跟我說的,她說張靈均對我感興趣......

這讓我現在看麵前的張靈均都不自在了,他不會真的對我有興趣吧?

可如果冇有興趣的話,他今天單獨來找我是幾個意思?

“我想和你在一起。”張靈均直接說道。

我驚得下巴都掉了,嘴巴張得都能塞進雞蛋,根本合不攏。

“啊…這…小叔,您開玩笑的吧?我覺得我們之間好像不太合適,你不能被我染指啊!”我緊張得語無倫次,雙手比劃著完全不知道該說點啥。

張靈均見我比手畫腳,噗嗤一聲笑出了聲,“你曲解我的意思了。”

“誒?”我不解的看著他。

張靈均說想要和我在一起,但又說我曲解他的意思,所以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等我問,張靈均直接說道,“你很特殊,我需要和你在一起,觀察你。”

我愣住了,這是多麼的直男的回答啊,就不能委婉一點嗎?

他覺得我特殊,肯定不是那種性格上的特殊,而是我整個人都特殊。

我之前一直不願意去想,但是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多次後,我不得不去想,我為什麼時常會有想咬人脖子的衝動?

我想張靈均覺得我特殊應該也是因為這件事。

“小叔,你覺得我哪裡特殊?”我問得有點艱難,我很怕聽到不好的答案。

我怕張靈均會說我是一個會吸血的怪物。

好在張靈均隻是瞅了我幾眼,才說道,“我不是說了麼,我得觀察你,才能得出結論。”

“所以接下來的一些日子裡我不準備去其他地方了,畢竟如果真如我所想,那這個世間......”

“將會災難降臨。”

我覺得張靈均說得太過於誇張了,即便我和常人不用,但也不用上升到世界災難的高度嗎?

都啥年代了,未免太危言聳聽了。

我躊躇了一下,對張靈均說道,“其實小叔你不用這麼緊張,就算我是一個怪物,但也隻有我一個而已,翻不起什麼浪花的。”

我的話並未讓張靈均放鬆警惕,甚至他的眼神更謹慎了。

“可如果是具有傳染性呢?”他緊盯著我說道。

傳染性?我緊緊皺著眉頭,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怪物難道還具有傳染性又不是什麼疾病。

見我不說話,張靈均說道,“你不用為此煩惱,我不會打擾你的,你甚至都不會察覺到我的存在。”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說了什麼了,他是道士降妖除魔是他的己任,他想盯著我的話,就算我拒絕他還是會盯著我的。

“好。”我點頭。

張靈均說到做到,他說我不會感覺到他的存在,就真的冇讓我感到他的存在。

因為他在確定我點頭後,直接走了,等我再回過神來的時候,人早就不見了。

我還愣在原地,腦袋裡想著張靈均所說的話,具有傳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