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心裡有一種很強烈的預感,這個墨姐姐就是墨瀲!

“那個幫你的墨姐姐是不是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我馬上問小女孩。

“是呀。”小女孩毫不猶豫的點頭。

我,“......”

此刻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整個人都有點懵。

我忍不住問道,“不是,小妹妹,你見到一個和你墨姐姐一模一樣的一個人,你不害怕嗎?你又怎麼知道我不是墨姐姐呢?”

然而小妹妹卻更加天真無畏的看著我,“可是我都死了呀,我為啥要害怕呀?”

她的這話把我給整不會了,此時此刻我的心情更加複雜了。

小姑娘說墨瀲替她報了仇,我有些疑惑,墨瀲是怎麼報仇的?

也就在此時,墨瀲的聲音竟然幽幽的在我身後響起。

“她會分辨我們之間的靈力強弱,你的靈力太弱了,自然不肯定是我。”

我猛的回頭,就看見墨瀲一身黑衣站在我的身後。

我,“???”

墨瀲怎麼跟來了?

覺察到我的眼光,墨瀲說道,“我不放心你,所以來看看你。”

我趕緊站起身,結果蹲得太久腿有點麻了,差點就倒在了地上,一雙白嫩的手瞬間扶住了我,看著近在咫尺的臉,我......

我扶了我自己。

“我還真是謝謝你啊,還能惦記著我的安危。”我皮笑肉不笑的對墨瀲說道。

墨瀲朝著我調皮的眨了眨眼睛,甚至還伸手捏了捏我的臉,“大家都是一體的,不必客氣。”

這人聽不出來我是在陰陽怪氣她嗎?!

我挎著一張臉,不滿的說道,“彆說什麼一體一體的,聽起來怪奇怪的。”

“可我們本來就是啊。”墨瀲說道。

“既然一體的,那我們怎麼會是三個人?”

“因為我們裂開了啊。”

這是墨瀲第二次說裂開了這種話,我本來還想反駁的,但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你認真的?”我顫抖著嘴唇問道。

墨瀲無比認真的點頭,“當然,你難道看不出來?”

“那為什麼會裂開?”我很是不解。

墨瀲撫摸著自己的下巴,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這個嘛,就涉及到了一個很大的秘密,我暫時也不知道,也許紅黎知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她?”墨瀲說道。

我沉默一下,最後搖了搖後,雖然我對紅黎還是有些好奇的,但現在這種時候還是不要去了,我怕被墨瀲坑。

“不去,我就在這裡等褚今許。”我說道。

提到褚今許,墨瀲的臉色微微一變,“你很信任褚今許?”

我想都冇想就點頭,“當然了,當初就是他救的我,而且後來他救了我很多次,我不信他難道信你啊?”

而且我們之間可是有血契的,是綁在一條線上的螞蚱,誰傷害我,褚今許都不會傷害我的!

褚今許要是我這麼信任他,他肯定會很開心的吧。

想到褚今許這些天的溫柔體貼,我心裡不禁又開始小鹿亂撞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麼久了褚今許還冇有找到我,我狐疑的看向了墨瀲,不會是她搞的鬼吧,為了把我留在這裡而使出來的招數。

“孟笙,我真羨慕你有這麼簡單單純的一顆腦子。”墨瀲歎口氣對我說道。

她這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