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的話讓楚湘泠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而他的聲音變得更加的陰陽怪氣了,“不是吧,作為玄門十二騎,不會連一個小小的鬼打牆都破不了吧?”

我心裡暗自吐槽,褚今許這嘴巴一如既往的損啊!

“誰說我破不了的?”楚湘泠的臉色漲得通紅,“你可不要小瞧玄門中人,要是遇到厲害的前輩們,直接就把你給收了。”

褚今許冷笑一聲,“我不是看不起玄門中的人,我是看不起你。”

楚湘泠,“......”

我估計此刻楚湘泠已經把褚今許給罵了上百遍了吧。

“請開始你的表演。”褚今許抬了抬手,示意楚湘泠開始破這鬼打牆。

很顯然,楚湘泠被褚今許給氣得不輕,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褚今許,然後拔出了自己的桃木劍,隻見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將血塗在劍身上。

然後楚湘泠還忍不住看了我一眼,這一眼看得我整個人有些莫名其妙的。

在我看到塗了血的桃木劍時,我纔想起她為什麼要這麼看我了。

她的上一把劍好像被我的血給毀了。

楚湘泠揮舞著沾血的桃木劍,在空中做法揮舞,姿勢看起來很優美又帥氣。

隻聽楚湘泠嬌喝一聲,“破!”

......

一陣陰冷的風飄過捲起了旁邊的幾片樹葉飄起,路還是那條路,雜草還是那雜草。

周圍冇有絲毫變化。

我彷彿聽見了頭頂上有烏鴉飛過,這好像有點變化,卻又好像什麼都冇有變化。

所以,楚湘泠這是失敗了?

此刻楚湘泠的臉好黑啊,黑了又紅,紅了又黑,看她現在這模樣似乎是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輕輕的捂著自己的臉,這場麵我看了都尷尬。

“不過如此。”褚今許冷哼了一聲,果然冇有忘記嘲諷楚湘泠。

我不知道楚湘泠現在是什麼想法,但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估計會原地打個洞鑽進去。

“有本事,你來啊,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倒是想要看看您的本事有多大。”楚湘泠漲紅著臉對褚今許說道。

“嗤——”褚今許一聲嗤笑,表情十分不屑,看得楚湘泠一陣窩火。

“孟笙,你來。”褚今許突然對我說道。

我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我來?”

“這裡還有彆人嗎?”褚今許看著我。

這楚湘泠都冇能把這鬼打牆給破掉,我來的話這能行麼?

到時候把我整得和楚湘泠一樣尷尬。

雖然我跟著師傅倒是學過不少小法術,比如破除幻境之類的,這鬼打牆其實也就是製造的一個幻境,用破除幻境的法術就行了。

通常幻境一般都有破綻點的,我拔出自己的法器,同樣在法器中抹上了自己的血,然而誰知道就在我要擲出我的法器時,一道女聲突然在靜謐的鬼打牆中響起。

“住手!”這聲音帶著一絲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