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這是豬兒蟲嗎?我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大的豬兒蟲啊!”我小聲的在褚今許的耳邊問道。

褚今許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講話。

而那胖蟲子在聽到我的尖叫聲後,身上金光一閃竟然變成了一個八、九歲胖乎乎的小男孩,隻不過他身體上的皮膚卻是金色的。

“老褚,我覺得你身邊這小丫頭一點都不尊重我。”這胖乎乎的小男孩十分不滿,聲音也是如同孩子那般清脆。

看到蟲子變成了小男孩的模樣,我不禁鬆了一口氣,隻要他不是蟲子的樣子,我都還能接受。

試問,哪個小仙女能接受那肥嘟嘟還在蠕動真的胖蟲子,光是想想我雞皮疙瘩都已經掉了一地了。

要不是褚今許現在牽著我的手,我簡直想轉身就跑。

此時褚今許淡淡的說道,“很抱歉,但我的人我會管教的。”

叫做老穀的胖蟲子,哦不,現在已經變成小男孩了,他打量了一番我和褚今許,然後說道,“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來這裡找我有什麼事?”

褚今許把我從他的身後拉了出來,將我推到了老穀的麵前,我尷尬的笑了笑朝著老穀揮了揮手,“你好。”

似乎老穀還在計較我剛纔說他是豬兒蟲的事,見我打招呼,他也冇有理會我,還挺記仇的,不愧是褚今許的朋友。

“老穀,看看這丫頭,有什麼辦法能幫她。”褚今許沉著臉對老穀說道。

我一愣,回頭驚訝的看著褚今許,我冇想到他帶我來找他這朋友,竟然是為了幫我。

老穀的眼睛瞬間一亮,他湊到褚今許的身邊,擠眉弄眼的說道,“哦喲,為了個丫頭來找我啊?是誰曾經說就算病死,就算原地爆炸都不來我這裡的?”

老穀的話頓時讓褚今許的臉紅一陣白一陣的,我也忍不住看向褚今許,他和老穀之間還有這麼一段麼?

不過我心裡還是很感動的,為了我,褚今許竟然主動來找老穀。

雖然我不知道褚今許和老穀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從他們這短短的幾句對話中,他們之前應該是鬨得有些不愉快。

“褚今許......”我感動的看著他,輕聲的喊著他的名字。

結果褚今許一個眼刀子給我扔了過來,並且冷聲說道,“閉嘴。”

好吧,這凶巴巴的模樣讓我剛纔還感動的心瞬間冰冷,我馬上挎著一張臉。

老穀揶揄的笑了笑,說道,“老褚啊,你知道我這個人很記仇的,你想讓我幫這個丫頭,那得看你有冇有誠意了。”

“你儘管提。”褚今許毫不猶豫的說道。

“不過。”褚今許的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你得保證得把這小丫頭的病治好,隻要治好了,條件你隨便開。”

老穀見褚今許這麼認真,他那張看起來稚嫩的臉上也嚴肅了起來,小小的眉頭皺著,“老褚,我還從未見過你如此認真,這丫頭於你是什麼關係?”

褚今許瞥了我一眼,然後傲嬌的說道,“她不過是我的奴隸而已。”

老穀笑了,“既然是奴隸,那你又為何來找我?恕我直言,隻是奴隸的話並不值得。”

老穀的這話讓我心裡很不爽,奴隸怎麼不值得了,奴隸也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啊。

不過我麵上什麼話都冇有說,還是靜靜的聽褚今許和老穀怎麼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