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張靈均都這麼說了,那我隻好點了點頭,和張靈均一起繼續觀看。

狐狸少女蹦蹦跳跳的跟在少年張靈均的身邊,少年張靈均雖然目不斜視,但可以看見他的臉色微微泛紅。

“小道士,你什麼時候帶我上九華山呀?”狐狸少女嘟起粉.嫩嫩的小嘴一臉憧憬的問道。

少年張靈均卻說道,“你是妖,不可以上九華山,師傅看到會殺了你的。”

“可是我又冇有做壞事,你師傅為什麼要殺我呢?”狐狸少女一臉的天真,“我隻是想上去看看,聽族裡長老們說,九華山上的靈氣可濃鬱了,有助修行的。”

“九華山禁止妖前行。”少年張靈均一本正經的說道。

可狐狸少女卻一直不依不饒的跟在少年張靈均的身邊,纏著他帶她上九華山。

我看向身邊的成年張靈均,隻見他神色淡定,眼神出神的看著少年張靈均和狐狸少女。

許是感受到我的目光,張靈均微微垂眸盯著我的眼,說道,“胡靈,那是我第一個朋友。”

“朋友麼?”我有點驚訝。

“嗯。”張靈均點頭。

我以為狐狸少女是張靈均情竇初開的對象。

少年張靈均和胡靈越走越遠,直到離了好遠,我和張靈均才從草叢中鑽了出來。

我這纔敢用正常的音量和張靈均說道,“小叔,你得趕快醒來,現實中的你被煞氣籠罩,再這樣下去的話,你會有危險的!”

“還有,紅衣煞可能已經進入到你的識海裡了!”

張靈均聽到我的話之後絲毫不驚訝,他嗯了一聲後才說道,“紅衣煞進來了,我能感覺到,她想趁我意識最薄弱的時候吞噬我的靈魂。”

“那她躲在哪裡?我們把她揪出來!”我馬上說道。

同時我擼起了自己的衣袖,看到手臂上古畫的印記還在,我的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又繼續對張靈均說道,“在你的識海中應該可以用古畫吧,不知道能不能把紅衣煞收進古畫中,要是可以的話......”

那就問題不大了。

“小叔,你覺得呢?”說著我看向了張靈均。

張靈均卻回道,“紅衣煞現在躲在我的心魔當中,我的心魔不除,就拿紅衣煞冇有辦法。”

我的心情沉重起來,“按照道理說,紅衣煞不應該這麼厲害的,對了,小叔,我今天見到了兩次你的三師叔,隻是我不確定那就究竟是真的還是幻覺。”

“你見到他了?”張靈均的臉色終於出現了詫異。

我肯定的點了點頭,“是的,我見到他了,並且今天是十二月十三,外麵下雪了。”

聽完我的話之後張靈均在愣了一下之後,竟然露出了瞭然的笑容。

“原來如此啊。”張靈均歎了口氣,“我還在奇怪,被我壓製住了幾十年的心魔,為什麼會在這時崩塌,原來是他回來了。”

說著張靈均無奈的搖了搖頭,“三師叔真是一回來就給我出個這麼難的題,還真是看得起我。”

“小叔,你和你的三師叔是不是有一點…誤會?”我忍不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