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花沉吟著,而籠罩在張靈均身上的煞氣越來越重,他的身體越來越冷,讓我不知所措。

現在紅衣煞冇有找到,張靈均還陷入了心魔,外麵還有被惡靈操控的男生要跳樓!

一時間我都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辦。

小花這時候說道,“紅衣煞很有可能進入到張天師的識海裡去了,陷入心魔的張天師很脆弱,如果被紅衣煞吸走了靈魂......”

“那她會得到張天師的修為,到時候無人是她的對手!”

“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多?”我皺眉,覺得小花有點不正常。

小花被我問住了,她的語氣一愣充滿了疑惑,“對啊…我怎麼會知道得這麼多的?好奇怪......”

“我怎麼會知道呢......”

小花陷入了自我懷疑中,可我現在冇空去管她了,麵前的張靈均纔是現在最要的問題。

“小花,你先彆想了,既然你知道得這麼多,那你有冇有辦法讓我進入到他的識海裡去?”我趕緊問道,“既然他陷入進了自己的心魔,那我就進去看看他的心魔是什麼,還有紅衣煞究竟想要做什麼!”

聽到我的話之後,小花也從自我懷疑中回過神來。

“笙笙,這對你來說,很危險。”小花說道,“你需要自己的意識進入到張天師的識海中,你的意識抽離之後,你的身體就是無主的了。”

小花的話讓我心都沉到了穀底,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冇有我的意識壓製住身體中的犼,他就會占據我的身體,肆意殺人!

“那怎麼辦,我總不能坐視不理啊,小叔曾經幫過我那麼多次,我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他陷入心魔中,魂魄被吞掉嗎?!”我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那隻能找人幫你看管住你的身體了。”小花提議道。

我的腦海裡立刻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我現在唯一信任的人就是褚今許了。

我們兩人的命運是相連的,他肯定不會讓我出事。

此時我顧及不了太多,我馬上給褚今許打了電話,接通後不等褚今許說話,我便先開口了。

“褚今許,我現在要進入張靈均的識海中,身體會變成無主之軀,如果可以,請你找一個實力強大的人來看管住我身體中的犼,不要讓他占據我的身體!”

“時間來不及了,先掛了!”

我知道褚今許聽到了,他現在身體有傷,希望他能多找幾個厲害的朋友來壓製住我身體中的犼。

“小花,我要怎麼進入他的識海?”我看著床上的張靈均,著急的問道。

“你將額頭抵到張天師的額頭。”小花回道。

我連忙照做,也不管什麼這個動作到底是不是男女授受不親了。

我額頭觸碰到他的額頭後,那冰涼的觸感讓我大腦在這一瞬間突然空白,然後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軟,失去了意識。

等我恢複意識後,卻發現自己正處於一處山中。

這裡完全是一個陌生的環境,大腦慢慢恢複了清明。

我環視了一圈,發現這裡竟然與現實的環境無異,但我清楚的知道這裡是張靈均的識海之中。

可是他的識海裡,這裡似乎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大山,除了植物外,我都冇有看見有人。

張靈均呢?他的識海中,他又在哪裡?他的心魔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