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個學校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怪談傳說的。

我還記得我讀初中的時候,那個時候不知道從誰嘴裡說出來的,午夜去上廁所的時候不要上正數第三格廁所,否則會遇到穿紅色馬甲的女人。

這個女人會問你,要紅色手紙還是藍色手紙。

如果你要回答要紅色手紙的話,那麼你就隻能活三天。

但如果你回答要藍色手紙的話,那麼就能活七天。

那時,這個傳說在學校裡傳得沸沸揚揚的,年紀還小的我又是住校,寧願憋著一晚上也不願去上廁所。

我想這個傳說應該在很多學校都流傳過,故事版本一般都是大同小異。

所以,永安大學老校區這棟子駿樓又有些什麼樣的人怪談呢?

血鋼琴又是怎麼產生的呢?

“知道故事的源頭才能更好的解決這件事,你們也看到了,那個紅衣女鬼隻是逃跑了,可誰能保證她不再回來呢。”

我微笑著說道,“等她再次的時候,你們可不會有今天這麼好運了,畢竟我又不能全天二十四小時的跟著你們。”

宋婧被我說的話給嚇得瑟瑟發抖,下意識的要往蕭澤的懷裡鑽,但是卻被蕭澤機智的躲過,我看見蕭澤不耐的皺起了眉頭。

我很是無語,宋婧難道就看不出來蕭澤對她一點都不感興趣嗎?

舔著臉貼上去,可人家根本就不理,我要是宋婧的話我肯定都找個地洞鑽進去,說真的,女孩子這樣真的是又丟人又掉價。

蕭澤直接對宋婧說道,“這裡這麼多兄弟你不靠,非要往我旁邊靠是什麼意思?”

宋婧的臉頓時發白,比剛纔看到血鋼琴的時候還要白。

“蕭澤......你......”宋婧咬著嘴唇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張羽這時候把宋婧給攬了過去,皺眉對蕭澤說道,“蕭澤,你不要太過份了,我們這裡誰都知道宋婧喜歡你,你不接受她就算了,還說出這樣的話來傷害她,這不像你一個男人該做的。”

“可我又不喜歡她。”蕭澤冷聲說道,“我之前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我無奈扶額,很好,明明我是要問關於這血鋼琴的事,結果變成了他們的大型撕逼現場。

不過他們吵吵起來後,氣氛倒是冇有那麼緊張害怕了。

我就在一旁聽著他們在互相拉踩,全程隻有龐紹龍老好人在拉架。

幼稚死了。

在他們吵架期間,超管部門的人來了,不過這次來的人不是靳香,而是靳香的得力助手,周勳。

“周哥,這裡!”

看見周勳的身影我連忙跳起來朝著周勳招手,周勳看到後快步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我冇有見過的年輕女生。

“真是奇怪了,怎麼哪裡有你,哪裡就有事。”周勳點了根菸吸了一口,纔對我說道。

有人來了之後,之前在吵架的幾人瞬間都安靜了起來,我看見蕭澤被氣得不輕,滿臉都寫著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