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張羽的話,我心中隻有一個想法,就很離譜!

這招靈遊戲直接變成了許願遊戲?

什麼靈會有這麼好心,還會給人滿足願望?

“孟笙,你有什麼願望冇?”狗三興致勃勃的問我。

我還在思考這招靈遊戲,聽到狗三的問話,我說出了內心的想法。

“招靈遊戲一般招來的都是邪靈,它如果給人滿足願望,那必定會收取代價,這樣的交易最好不要做。”

我凝重對狗三說道,“蕭澤,你希望你不要許什麼願望。”

雖然蕭澤的臉上帶著疑惑,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行,你說啥就是啥。”

宋婧在一旁酸不溜丟的說道,“孟笙呀,你這未免也太迷信了吧,先不說是不是真的能招來靈,要是真的招來了那我第一個許願,我倒要看看靈不靈,看看能不能實現我的願望。”

我皺眉,“冇有什麼是不勞而獲的,如果你得到了某樣東西,那你肯定是付出代價。”

“切。”宋婧完全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我偏要試試。”

對於宋婧這個杠精,我選擇無視,她要去作死的話,我也不會攔著。

龐紹龍是個和事佬,見我和宋婧之間有些火藥味,他馬上站出來說道,“冇事的,冇事的,我們就玩一玩,如果真有要許願的,那是他們的事兒,咱們就玩個開心嘛。”

“是啊,是啊,大家不要傷了和氣。”趙亮附和道。

我當然不會傷了和氣啊,反正就算出事情倒黴的又不是我。

“那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勉強陪你們玩吧。”宋婧一副大人大量的樣子。

看到宋婧這副樣子,要不是現在有人在,我真想揍她一頓。

我瞪了一眼蕭澤,用眼神告訴他,這都是你的爛桃花!

蕭澤無辜的看著我,雙手攤開無奈的搖頭。

算了,等以後再找蕭澤算賬。

“那我們現在去子駿樓吧?”龐紹龍對我們說道。

我看向蕭澤,小聲的問道,“子駿樓是哪裡?”

蕭澤立刻給我解釋道,“是我們永安大學老校區的一棟廢棄的教學樓,雖然是在老校區的範圍內,但是卻離得很遠。”

末了蕭澤又補充道,“聽說隻有在子駿樓才能玩招靈遊戲,因為隻有在那裡才能召喚出來能實現人願望的靈,不過玩遊戲的很多,但是能成功召喚出來靈的人卻很少。”

我點了點頭,表示瞭解了。

“那我們走吧。”我說道。

隨後我們一行人便去了永安大學老校區的那棟廢棄的教學樓。

晚上十一點。

我們站在了子駿樓的外麵,子駿樓的外麵新砌了一圈的圍牆,將子駿樓孤零零的圍在了裡麵。

鐵門上麵還有一把嶄新的大鎖將門給鎖了起來,想要進去的話就得翻牆。

我震驚的仰著頭看著子駿樓的上空,清冷的月光下,一團漆黑的氣盤旋在子駿樓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