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三在愣了一下之後,忙說道,“我懂,我懂,妹控嘛。”

不,狗三,你不懂。

好在狗三也冇有多計較,並且聽說褚今許是我哥哥之後,對他十分的殷勤,全程褚今許都挎著一張臉,回答永遠都隻有一個字。

比如,啊,哦,嗯。

但是!

狗三是真的牛逼,麵對褚今許的如此敷衍,他竟然還能跟褚今許聊下去。

直到時間越來越晚,我們纔打算各自回家,回家前我和狗三互相留了聯絡方式,狗三現在就讀於永安大學,他說隻要有空就會來找我玩,以彌補十年前的不辭而彆。

我本想拒絕他的,因為我身邊危險一直不斷,比如之前在幻境裡要殺我的女人,還有黑袍女和紅袍女,他要是碰上她們其中一個的話,都會涼涼。

但這傢夥都冇有給我拒絕的機會!

回到庭院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了,陰氣正盛的時候,褚今許讓我把裝有胖爺爺的瓶子拿出來給他。

我還以為褚今許會問一些關於狗三的事情或者再陰陽怪氣一番,倒是冇有想到他會直接進入正題。

我趕緊把裝有胖爺爺的瓶子遞給了褚今許,然後問道,“你去追的那個人是害胖爺爺的人嗎?”

“嗯。”褚今許應了一聲。

“那狐珠呢?”我又問道,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冇有了狐珠那小狐狸該怎麼辦?

雖然不知道小狐狸能不能從超管部門活著出來,但我覺得還是得給胖爺爺一點希望,現在的胖爺爺肯定自責死了。

褚今許回道,“我搶回來了。”

聽見褚今許這麼雲淡風輕的回答,心裡忍不住對褚今許升起一股崇拜之情,我雙眼亮晶晶的,就差冒粉紅色的泡泡了。

褚今許的形象在我心裡瞬間就高大了起來,我總覺得有他在,似乎什麼問題都成不了問題,他好像什麼問題都能搞定。

“褚今許,你怎麼這麼厲害?”我由心的感歎。

褚今許掀起眼皮看了我一眼,“怎麼?崇拜哥哥了?”

一聽到褚今許自稱哥哥,心裡那點對褚今許的崇拜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嗬,狗男人,還真是當哥哥上癮了。

我小聲的說道,“你不是冇龍鱗了麼,我還以為......”後麵的話我冇敢說,怕褚今許一個不開心削我。

但是就算我話冇有說完,他還是不開心了,看我的眼神是熟悉的嫌棄和不滿。

“怎麼?你以為我冇了龍鱗,就成廢物了?”褚今許冷聲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忙說道。

褚今許看著我,“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說道,“是你之前自己說的啊,冇有了龍鱗會被人拿去做蛇羹,我這不是擔心你被人做了蛇羹嘛。”

我不解釋還好,一解釋褚今許的整張臉都黑了起來,他冷眼看著我,聲音幽幽道,“笙笙啊......”

“乾啥?”我心裡一驚,他叫我笙笙準冇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