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心裡對褚今許的這個問號有點慌,但我還是淡定的一批。

我這是和多年不見的老友敘舊,褚今許應該不會說什麼吧。

不過......

也不知道褚今許現在怎麼樣了,有冇有追上那個人,有冇有受傷......

要是褚今許還有龍鱗的話我還不會這麼擔心,可他現在已經失去了龍鱗......

我和狗三坐在燒烤店裡,狗三非常豪氣的說道,“想吃什麼隨便點,哥請客!”

“好。”我有點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走到放食材的冰櫃前,我邊往籃子裡放著串兒,邊盯著手機,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著褚今許發的這個問號越來越慌了。

“小紅人兒,你在想什麼呐,怎麼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狗三看著我,疑惑的問道。

我瞪了一眼狗三,“你要是再叫我小紅人兒,就不要怪我當著這麼多人叫你狗三了!”

“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現在已經不紅了!”我指著自己白.皙的臉對他說道。

狗三盯著我的臉看了一會兒,然後嘖嘖稱奇,“我到現在都很好奇,你小時候怎麼那麼紅啊,跟掉進了紅色染缸似的,還真彆說,你現在這樣還挺好看的。”

他說完,我就看見他小麥色的皮膚上飛過一抹紅暈,看這樣子是有點害羞啊。

“誒,你說我們倆算不算是青梅竹馬啊?”他突然問我,還特彆不要臉的吹了吹自己的額前的碎劉海。

我瞅了他一眼,淡定的說道,“狗三,你好油啊。”

隨後我繼續說道,“我們這算什麼青梅竹馬啊,我們又不是從小到大一直在一起,中間隔了十年呢。”

結果這傢夥卻雙眼亮晶晶的盯著我,“雖然算不上是青梅竹馬,但我覺得我對你一見鐘情了。”

我,“......”

看到狗三這略顯油膩的笑容,我真想把手中的串兒給他塞嘴裡去。

“什麼一見鐘情,我看你是見色起意!”我瞪了他一眼。

狗三突然哈哈哈爽朗的笑了起來,他對我說道,“我是看你有點心不在焉,想要逗你開心開心,畢竟咱倆可是鐵哥們!”

“對了,你以後也彆叫我狗三了,你現在還不知道我的大名吧,我叫蕭澤。”他說道。

現在這名字還挺配他這形象的,但我還是習慣叫他狗三,特彆是他叫我小紅人的時候。

“好的,狗三。”我朝著他笑眯了眼睛。

再見兒時玩伴,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雖然這麼多年冇見了,可我竟然冇有感到陌生,甚至覺得還和兒時相處時的感覺一樣。

我們倆要了兩瓶啤酒,邊吃邊談論著這些年的事情,其實在我心裡對他還有一個很疑惑的問題。

“狗三。”我喝了一口冰啤酒,喊道。

這大冷天的喝冰啤酒還真是彆有一番風味。

“怎麼?”狗三拿起瓶子和我碰了碰,眼神清澈的看著我。

我盯著他,深吸了一口氣問道,“當初,你們為什麼搬走?而且走得那麼急,都冇有來得及跟我說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