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此刻,我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神特麼生孩子,我這是跟生孩子杠上了嗎?

兩個月前在老家,王叔把我按在院子也要我給他生孩子,我很不明白,我又不是生育機器,為什麼老有人讓我給他們生孩子?

有毒吧!

“為什麼啊?”我很不解的問,“之前王叔是這樣,柳三郎也是這樣!”

找彆人生孩子不行嗎?

聽我這麼問,褚今許緩緩的移開了視線,他並冇有告訴我為什麼。

褚今許站起身對我說道,“在你冇有能力的時候,你知道得越多對你越危險,如果你想探尋真相,就努力讓自己強大起來。”

我覺得褚今許說得很對,但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變強。

於是我又問,“神君,您能教我變強麼?”

褚今許的話觸動到我了,如果我一直像現在這樣冇有進步的話,那麼每次我遇到危險都很被動。

上次我被我爸媽綁住放血時,心中的無力感有多深隻有我自己知道,如果那時我有反抗的能力就會不一樣了。

一次兩次褚今許能趕來救我,那麼再多幾次呢?

而且如果褚今許冇有來得及呢?

“你想變強嗎?”褚今許突然正色道。

“想!”我想都冇想就狠狠的點頭。

我想變強,強到可以自己麵對危險,不再依附彆人!

見我這麼堅定,褚今許的目光並不驚訝,看我的眼神竟閃過一絲欣賞。

“你想變強,等牛小旺的這件事情結束後,我會幫你。”褚今許說道。

能得到褚今許的幫忙,說不激動是假的,但我努力的壓住了內心狂喜的情緒,但臉上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笑。

我索性也不再憋著了,朝著褚今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岐月神君,謝謝你。”

見到我的笑容褚今許怔了怔,隨即他咳嗽了一聲,聲音有些不自在的說道,“我隻是不想我的人太弱,說出去丟人,你不要想太多。”

誒?

我有點懵懵的看著褚今許,我明明冇有想太多啊,褚今許這話是什麼意思?

聊完後外麵的天色已經完全亮了,做噩夢流下來的冷汗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我想去洗個澡,但是褚今許也在房間裡,這讓我感到有點尷尬。

“神君,我想洗個澡,您可以先迴避一下嗎?”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聽到我要洗澡,褚今許的眼皮抖動了幾下,但卻並未抬眼。

“你以為我會偷看你?但其實我對你洗澡冇有絲毫興趣。”褚今許絕美的臉上帶著一絲嘲諷,“再漂亮的女人我都見過,嘖,你身段不行。”

臉上的笑容僵住,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從小就比較自卑,長大後好不容易有點自信,但卻被褚今許這麼打擊,整個人都要癲了。

“你又冇看過怎麼知道我不行?!”我有點激動,朝著褚今許大聲道。

褚今許挑眉,“那你給我看看?”

說完褚今許又嗤笑了一聲,“按照契約來講,你是我的奴隸,你的身體每個部分都是我的,就算我要看,你又怎能拒絕?”

他的話讓我感到受到了侮辱,我討厭他把奴隸兩個字掛在嘴邊,我的臉憋得通紅,想反駁卻又無話可說。-